醒时三千荣枯

呃,不定期更新,开坑为主,填坑为辅,有手感就更,没灵感就坑

共生·楚殇

                                                     楚殇.1

                                    朱明承夜兮,时不可以淹。
                                        皋兰被径兮,斯路渐。
                                        湛湛江水兮,上有枫。
                                        目极千里兮,伤春心。
                                            魂兮归来!哀江南!

                                                    ------------------------《招魂》

    五月的W市已经沦为人间火炉了,比W市更热的只有古越追剧的热情。

    宁静的共生心理咨询所飚起一声气壮山河的怒吼“卧槽!谁给压一下伟大诗人的棺材板好不??吹风机给了剧组多少赞助费啊!”

    或许是吐槽的热情……

“这演技真是瞎了我的钛合金眼好吗!!能不这么浮夸吗我的天!再翻白眼眼珠都要掉出来了啊!智商硬伤也就算了一点礼仪都没有简直糟心啊”

“你一个男的撩妹穿的比女的还厚实这科学吗?这有诚意吗?闪开让我上啊!大君!”

“哎呦哎呦!站cp?走你的君臣CP,我站楚我好吗?大君么么哒”

“哎呦呦呦憋哭WULI大君,我的肝都被你哭疼了”

    夏木虽然坐在楼上,但也抵不过古越的魔音灌耳,头痛的用手指敲着桌子,满脸纠结,实在不堪其扰,推开门走下楼。

    “我说古越,你就这么喜欢看这个剧?”

    边修着指甲边追剧的古越十分鄙夷的白了他一眼,一幅跟你这种人没有共同语言的模样“这狗血爱情剧谁喜欢看啊?谁爱看谁傻”

    夏木张了张嘴,半天才勉强说出一句“……我以为你是因为很喜欢这个剧才一直看的”

    “嘁~要不是冲着楚怀王我才不看呢……啊呀呀大君这一身跟SD娃娃似的”说着将手机捧在胸前,满脸花痴,夏木隐约觉得他眼中闪着某种叫桃心的东西,直看得他浑身一抖。

    “哦……看不出来你这么大人了还追星啊”

    古越又翻了个白眼“哼!我追星我怎么了~哎我要向你大力安利这个楚怀王,好撩啊他……”

    夏木推开他往自己眼前直塞的手机,连连挥手“打住打住!我对你这些没兴趣”

    “知道了,无趣的夏木大叔~~”刻意拉长的语调让夏木觉得自己的牙有些痒,他觉得自己还是上楼继续看卷宗比较好,走到楼梯间突然想起什么折返回来。

“    你这么关心楚怀王,陪我去一趟省博荆楚文化馆可以吗?”古越头也没抬,手指在手机屏幕上点了点,长舒一口气“噫总算把那糟心玩意儿跳过去了,辣眼睛啊……咦?你刚刚说什么?”虽然无视了自家老板的问话但脸上并没有一点点愧疚感。

    虽然被自家员工无视了但还是得好声好气的重复一遍的夏木

    “我刚刚说,你那么喜欢楚怀王,不如和我一起去省博楚文化馆看看”

    古越转了转眼珠,了然的边点头边笑“嘿,行~看你这没人陪的可怜样~逛完请吃饭啊”

    “行行行,都行”

 

    显然古越真的是纯粹对楚怀王,哦不,准确来说是楚怀王的扮演者感兴趣,所以早就看透了一切的夏木看着他一进博物馆就直冲座位而去,迅速掏出手机戴上耳机,脸上露出经典痴汉笑时内心并没有任何波动甚至还有一点同情,希望坐他身边的那位易燃易爆炸的大叔忍无可忍时下手可以轻一点。

 

    因为是工作日来的,所以当夏木走进楚文化馆里时只有寥寥几个人。

    倾听与沟通,他告诉古越这两个词足够概括他们这类人的使命,如果真的有使命的话。

    万物有自己的旋律,眼睛可以看到,耳朵可以听到,鼻子可以嗅到,手,可以触碰到,但对绝大多数人来说,他们接收到的,是一堆加密的序列,一旦掌握密码本,就能破译出有用的信息。

    人有心音,自然有韵律,器物,也有灵性。

    当他走进陈列着那些越过千年长河,洗去血迹与尘埃,重新在暖黄灯光下静谧无声却又意蕴深远的器物的场馆,一种很奇特的感觉让他有些疑惑。

    错金银龙凤纹铁带钩、彩绘漆棺、嵌地几何云纹铜敦、彩绘凤鸟双连杯……

    他听见许多细碎的低语从四方涌来,蕴着哀伤却也含着喜悦,带着莫名的熟稔感,他觉得,那是楚语。

    是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楚。

    是兴于丹淅,灭于秦国的楚。

    是祝融之后,凤鸟庇佑的楚。

    是身虽死而魂魄毅的楚。

    夏木闭了闭眼继续前行。

    楚怀王熊槐,前299年被秦扣押,3年后死在秦国。

    他久久站在介绍楚国君王列表的牌子下,仿佛被魇住了一般看着这行字

    夏木感觉心里说不上来的压抑,自然不是因为这几天古越的碎碎念,他知道有条线,牵着自己和这位礼乐文明培养的最后一任君王。

    “能耽误你一些时间吗,夏先生”背后传来一道陌生的声音,发音吐字十分奇特,清朗如玉石之声,又有着难以言喻的优雅和古朴。

    他想身后的人有和这些楚地藏宝一样的质感,他想,他抓住了这根线。

--------------------------------------------TBC-----------------------------


评论 ( 6 )
热度 ( 24 )

© 醒时三千荣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