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时三千荣枯

呃,不定期更新,开坑为主,填坑为辅,有手感就更,没灵感就坑

共生·好梦

好梦.1

 


  风把窗帘扬起,漏进几缕月光进来。

  仍旧是闷热,许三元侧身躺着。倘若光再亮一些,便能很清楚的看见他脸颊上深深的指印、破了的嘴角,还有睁着的空洞的眼。

    窸窸窣窣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混着嘀嗒的水声,在静谧的夜里显得格外诡异。若是一般人听见这个动静只怕八成是要躲进被子里念上几百遍阿弥陀佛的,许三元却只是眨了眨眼,小心用被子盖住自己红肿的一边侧脸,只露出一双眼睛。

    “今天怎么没有来呀?”稚嫩的童音传入耳朵,浑身湿漉漉的小男孩突兀的出现在他的房间,一手扒着床边,踮起脚用另一只手戳戳他的额头。

    许三元弯了弯眉眼“今天有事呢,不好意思。”他的嗓音是哑的。

    小男孩原本天真的面容突然变得阴冷,他猛地扯开被子,看见许三元脸上刺目的巴掌印,一瞬间仿佛是被激怒了的毒蛇,声音因为愤怒而尖细起来“他打了你?他居然敢打你!”

     房间里的东西哐当哐当随他的怒气而震动起来,咔嚓,唯一的一张父子合照相框玻璃蔓出蜘蛛网一般的纹路。

    “不怪他,是我惹他生气了”许三元伸手安抚的拍拍小男孩藕节一般胖乎乎的胳膊,小男孩却还是没消气,撅着嘴愤愤的说“他打了你,我也要他尝尝被打的滋味”。

    他听见这话立马坐起身来,握着小男孩冰冷的手,表情认真的请求“他是我的爸爸,不要伤害他好吗?”

    小男孩不满的皱眉“就是不准他欺负你,我可是你的朋友!”

    “是啊,你是我唯一的,最好的朋友”

    十分好看的笑从他脸上浮起。

    “好啦好啦,听你的就是了”小男孩故作老成的摆摆手,注意力很快被许三元脸上的巴掌印吸引去,伸出自己的小胖手在他脸上比了比,脸上流露出惊叹的神色“哇,这么这么大的手啊”又抓起许三元的手左看看右看看“你的手也好大哦”

    许三元嘴角噙着笑戳戳小男孩的脸。

    注意到小男孩看着他的手看了半天,一声不吭,他温声问“怎么了?”小男孩低着头,小小的身体轻轻抖动着,泪珠连成串的滚落。

    “你怎么了呀?”许三元眉头轻轻蹙起,动作轻柔的拍着他的背。

    小男孩笨拙的用小胖手抹着眼泪,哽咽着“我、我的手,不会长到你们的那么大了”许三元看着抽抽噎噎的小男孩,眉眼低垂,敛了眼中的难过,轻轻把他抱在自己怀里。

    “可是你还是会长大,长大了你就和你爸爸一样了,你也会不让你的孩子和我玩,你也会打你的孩子”小男孩泪眼朦胧的抬头,委屈极了的样子。

    “我不会那样的”他声音轻缓却坚定,像是在说一句誓言。

    小男孩却还是心情低落的绞着手指。

    他忽然看着许三元,眼睛亮晶晶的,脸上满是期许“你跟我走吧,我们永远在一起,每天都一起玩!”

    许三元抿了抿唇,在小男孩期待的目光中神色黯然、极轻微的摇了下头“我不能留爸爸一个人……嘶”话还没说完手腕就被紧紧攥住,尖利的指甲陷入肉里,点点血冒出来。

    “你骗我!你就是不想陪我!”小男孩还挂着泪珠的脸上浮起深深的怨恨,他的眼睛变得血红,身体周围萦绕着浓浓的黑色的雾,手上用的劲也越来越大,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说“那我就去杀了你爸爸,没了他你就会永远陪着我!”

    许三元愕然睁大眼,惊惶的出声“别这样!”

    “那你就跟我走,永远陪着我!”书架上的书纷纷掉下,发出骇人的声响。

    “……”

    许三元沉默着掀开被子下床,缓缓走到书桌前,拿起倒下的相框贴在胸前,闭上眼,微不可见的点了下头。

 

    月光有些凉,像歌里唱的那样,有人一家团圆欢聚一堂,有人流离失所凡间游荡。

------------------------------------------------------------------------------

评论
热度 ( 16 )

© 醒时三千荣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