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时三千荣枯

呃,不定期更新,开坑为主,填坑为辅,有手感就更,没灵感就坑

共生·怨曲【完】

怨曲.6

    要问第一次见厉鬼是什么感觉啊,古越同志吹吹手里捧着的奶茶,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问我?我哪知道?我反正昏过去了”

    看着软绵绵倒下去的古越,夏木不由长长舒了口气,甚至用手拍了拍胸口,还好还好晕的早,不然耳膜又要遭罪了,虽说他是带古越来积累经验的……

    日渐西沉,琴房里的日光也一点点退去。

    “你和之前那些人不一样”

    脸色惨白的宋晓青冷冷的开口。

    夏木略一挑眉,就听她继续说“不过死了之后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殷红的血从她双眼,脖颈流出,伸出的手上也满满都是血。

    慕凡挡在夏木面前,凄声哀求“晓青,停手吧!不要再害人了!”他去抓她的手,不过是又一次被穿过罢了。

    夏木仍旧气定神闲的在原地站着,甚至还能哼着曲子。

    宋晓青猛地停下来,怨毒的注视着闭着眼沉浸在曲子中的夏木。

    “你让这只曲成了催命曲,可是你知道吗?这是他送给你的生日礼物,你把它给毁了”

    她惊愕的睁大眼睛,慕凡站在她身边,神情哀伤。

    “宋晓青,恨意蒙蔽了你的眼,杀戮支配了你的心,当你用沾满了无辜的人鲜血的手弹琴时,你感受得到美好吗?”

    宋晓青恍惚的垂眼看自己的双手,表情却渐渐变得狠戾,扭曲了她清丽的容颜“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些?他们该死!你也该死!”说着向夏木扑来。

    “那你知道什么?你连他一直在你身边都不知道”他十分轻松的挪步避开,好整以暇看着宋晓青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你说的,是真的?”她声音颤抖的几乎难以辨认,急急地环顾四周,可是还是什么都没有见到,那一瞬间仇恨和阴翳从她脸上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悲恸和委屈,嘀嗒嘀嗒,泪水砸落“你骗我……我找不到他”

     她无措的伸手去擦,泪水却越是难以遏制。

    一只手疼惜的抚过她的眼。

    宋晓青全身僵住,哭泣声也猛地停下来,呆呆的凝视着映在她眼中的人,而后痛哭着扑进她苦苦等待了八年的怀抱

    “慕凡!……慕凡!”

 

 

    “哎哎哎我怎么睡这儿呢……”古越咕哝着揉揉眼“几点了啊,可饿死我了,点个外卖……”他迷迷糊糊的掏出手机,半晌如同死机一般停下来“嗷嗷嗷嗷!鬼鬼鬼鬼鬼啊!”嚎着嚎着惊诧的咦了一声,七手八脚的从地上爬起来,小碎步挪到夏木身边,指指坐在钢琴前的两人,“BOSS,这是什么神发展?晓青妹子这是被感化了?”

    夏木笑了笑“你可是错过了一场好戏啊”“啊?那你回去给我讲讲行不?”“行行行,接下来的你倒是有福欣赏了。”

 

    很久以后许多W大的学生还是能想起那个夜晚,月色温柔,星河璀璨,被阴霾笼罩了整整八年的琴房响起曼妙的琴音,一样的旋律却再也没有了怨恨和阴冷,而是充满了温暖和幸福。

    有人说那首曲结束时,琴房涌出许多光点,像是在指引跋涉已久的人返乡。

 

    “其实我后来想想觉得这事完全 没必要拖八年这么久嘛”

    两人走在回去的路上,白日虽热,晚上吹着小风倒是十分舒服。

    “哦?说来听听”

    “他俩之间其实就是缺了个传话筒嘛,找个心理强大点的人帮他俩传传话不就得了”

    夏木停下脚步,玩味的看着古越。

    “喂喂,你不要这样似笑非笑的好不?怪吓人的咯”

    夏木一耸肩“好,不看你。”他笑着说“你以为谁都能看见慕凡?”

    古越将额头一拍“噢~一般人看不见他,像你这样的人才能看见他呀”

    “不是像我这样的人,是我们这样的人”夏木耐心的说

    古越愣了片刻后立马哭丧着脸“我听了可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哎,我以前都看不到的啊,怎么突然就能看到了?”

    “因为门打开了”

    “门门门,你怎么总喜欢说门啊!能不能具体点啊!”

    “自行体会去吧~”

 ******************************************第一个故事完*****************

练练手感~场面描写还是很差劲啊呀

下一个故事应该是写楚楚或者三元


评论 ( 11 )
热度 ( 15 )

© 醒时三千荣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