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时三千荣枯

呃,不定期更新,开坑为主,填坑为辅,有手感就更,没灵感就坑

共生.怨曲

怨曲.3

    惬意的躺在柔软舒适的椅子上,正午的阳光透过百叶窗分成规律的条纹,年轻的心理师觉得今天也是十分美好的一天。

    春末夏初的天气冷热适中,适合小憩,早饭稀粥配咸鸭蛋,一剥开居然还是双黄的,精心养护的多肉植物今天也活得很好(并不啊!水浇多了啊喂!!),门口的肥阿黄猫没有再叼来血糊糊的鸟雀和老鼠。

    一切都很完美,除去那位第一天上班就迟到了一个半个小时的新员工外。

手上厚厚的文档看到最后一页。

    “抱歉抱歉!我迟到了!”

    一阵旋风卷进来,吹的纸张惊悚的抖了一抖。

    夏木微微皱眉,努力组织了下面部肌肉和措辞,最终十分客套的笑着说“古越,你日常的打扮倒是十分别致呢”

    只见今日的古越一身皱巴巴的明黄色法袍,头歪歪的顶个绣着太极的黑帽子,胸前挂着个地摊成色的铜镜,左腕戴着一串菩提珠子,右手提着把尺寸迷你的桃木剑,俨然一副僵尸道长的模样。

    “怎么样?帅吧?”五彩斑斓的古越自带音效的随手比划了几个动作,这一比划使得本就快掉下来的帽子一点挣扎也没有的栽在了地上。

    “咳咳,失误,失误”些许尴尬的神色从他脸上浮起。

    夏木这才注意到这厮居然连眉毛都画成了僵尸道长同款,一时简直叹为观止,甚至有些不想打破这位离奇幻想的念头,不过到底是没忍住,表情纠结的说:

    “可我们并不是要去打僵尸啊?”

    话音刚落古越就陷入呆滞之中,半晌才愣愣的说“诶?是哦……等等!”只见他一脸严肃的伸手进裤兜里掏啊掏,夏木挑眉,强行忍下捂脸的冲动,注视着他千辛万苦从兜里掏出的,十字架。

    “咳,算了,你就在这守着吧,到点下班就行”他站起来,有些无奈的摆摆手。

    古越一听反而端正了态度“等我五分钟,马上就出来!”然后又一阵风似的卷进了卫生间。

    正好五分钟,夏木看着装束正常的古越满意的点点头“出发”。

 

    “之前不是挺害怕的吗?怎么突然又不怕了?”

    “怎么就不怕了?我怕得要死!”

    “咦?那你就待在事务所呗”

    “跟着你更安全好吧!你说你在我跟前有个啥事我还没什么怕的,就我一个人的话有个鬼什么的我妥妥的是被虐杀的炮灰啊!”

    “嘿,放心吧,你身上有我的印记,不会有事的”

    “有你这句话我……还是放心不下啊嘤嘤嘤”

 

    到W大是下午三点,这会学生大都有课,没课的也大都窝在寝室或自习室,所以当夏木和古越到学校时路上只有寥寥几个人。

    当看到W大的校门,古越就进入了死机模式

    “BOSS,咱们不会是要去那个闹鬼的琴房吧?那上周才发生了命案啊!”古越动作僵硬的扭头看向夏木,然后收到了夏木异常慈爱的微笑

    “对的呀”

    听到这三个字的古越立刻停住了脚步,脸色发苦“我我我能不去了吗?我去食堂踩点帮你看看哪个食堂的菜好吃?”

    夏木也停下脚步,十分认真的思索片刻,“不能”眼见古越脸都白了便安慰的说“放心吧,有我在,不会有事的,何况……有一天你得自己去面对这些东西”

    古越离的有些远了,所以并没有听见最后一句话,嘴里小声嘟囔着哀哀的跟了上去“那我要涨工资”

    “可以”

    “这你都听得见啊!”古越惊道

    “涨五毛”

    夏木小声说着,心说这你就听不见了吧。

    古越辛苦小跑到和夏木并肩“BOSS,BOSS,我还有个疑问”

    “怎么?”

    “你一般怎么处理这些,呃,灵异事件”

    “摆事实,讲道理”

    古越听了一副你在逗我的表情“要是讲不通呢?”

    夏木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那就打一顿,再摆事实,讲道理”。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醒时三千荣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