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时三千荣枯

呃,不定期更新,开坑为主,填坑为辅,有手感就更,没灵感就坑

潺湲

OOC出没哇

-------------------------------------------------------

春雷后连着几天阴雨连绵,这日才难得放晴。是樱花开的极盛的时节,淡粉如雪轻巧玲珑的织一层纱,笼了碧蓝的琉璃瓦,也恣意铺于湿润的泥土,青石的阶梯。

平凡无奇的鸟雀有曼妙的歌喉,吟唱着,就成全了坠落的花瓣。

这些樱花有百年历史,来历并不光彩,甚至是带着屈辱的。硝烟散了,血液干涸,面目可憎的入侵者仓惶逃散,他们来时带来杀戮,生离死别,战火纷乱,走时留下一片狼藉,满目疮痍,还有这些樱花。

大抵他们也未曾想到这些樱花百年后开成一片雪海,每年引了十几万人观赏,大抵樱花自己也想不到自己时常要担当罪责,沉默的任一些过激的人将入侵者的血债算在自己头上。

不过比起玩手机,电脑,他还是更乐意在樱花树下散步。有意识的最初没有形体,记忆杂乱无章,思维难以组织,他常常飘荡在樱花林中,那是几十年前了,比现在安静得多,故而总能在鸟鸣中找到些记忆,首先找自己的名字,想起了名字也就想起了那些仿佛故事一般的经历,他想起过许多名字。

最后一个,是欧阳少恭。

想起这个名字时,他在冰棺中醒来。

曾有人一声声唤他的名字,声若泣血,闻之断肠。

曾有人褪去他染了血的红衣,换上盛装。

曾有人吻上他紧闭的眼,嘴唇颤抖。

曾有人万分珍重的将他抱入棺中,目光哀绝,泪水冰凉。

有些费力的动了动手指,耳边响起沉睡前听见的声音,惊喜若狂的唤他的名字。

不知怎么他心里却是有些想笑,因为那人肯定以为他是要醒了,哪知其实是这具躯体已经到了消散的时刻,然后他满意的在那人绝望的嘶喊中灰飞烟灭。

“陵越,在下,从未恨过你。”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就想对他说的,只是想说时已失去意识,却不知他是否会相信,不过他向来不怎么相信自己。

他确实从未恨过陵越,只是失望吧。

毕竟他要的不多,只要一人相信,一人真心就够了。

他想若陵越选的是自己,便与他好好过完这一世,灰飞烟灭也没什么遗憾了。

然后他猜对了,他猜的是陵越选的不是自己。

所以霄河刺入心脏时他并没有多难过,只是有些痛。

伤口不再愈合,血将红色染的更深,他还能神情安宁,笑着握住剑身说“如你们所愿,我会死去”。

有些好笑的看他追悔莫及的紧紧抱着自己,疯狂的将灵力输进自己身体。

这是他最后的一次赌博,到底是赌对了一次。

 

 

骑着自行车的乔教授本来是赶着去上课的,抄了条近道,捡到了死了又散了还缩水了的的欧阳少恭。

之后他叫乔宇。

----------------------------------TBC------------------------------


评论 ( 1 )
热度 ( 19 )

© 醒时三千荣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