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时三千荣枯

呃,不定期更新,开坑为主,填坑为辅,有手感就更,没灵感就坑

空欢【完结篇】

空欢

第六章

    此生聊待下回文

    未曾想兜兜转转还是在琴川安定下来。

    过往湮没在断壁残垣,往者自不可追,来者又何以为继?

    那日方兰生到底没能将那粒仙芝漱暝丹给欧阳少恭喂下。

    再见时岁月轮转,欧阳少恭仍是那般模样,眼眸清亮,沉静温和,仿佛那时,如血般极度的恨从未染上过他的衣袂,方兰生却在俗世里趟过不知多少浊浪了。

    他唤他,低低的,叹息的“小兰”,他却不能再满是依赖的回一句“少恭”。

    明明浑身颤抖着,声音却能那样冷静“我总在想要怎样将你千刀万剐才能消除你的罪孽,后来想想,二姐对你痴心一片,你倒不如也试试这仙芝漱魂丹滋味”

    他淡淡的笑又抑制不住的咳嗽几声,气息不稳的说“是很好的,只是小兰恐怕无法如愿了,在下的命得偿给另一人”。

    方兰生一时怔忪,愣愣的叫出百里屠苏的名字,恨声道“你是该偿他一命。我不知他为何会和你在一起,我只知道最后只能是他活下来!”

    似是畏冷的紧了紧身上的毯子,欧阳少恭眉睫微颤,神情却十分安宁“自然会是屠苏一世福祚安康”。

    后来两人定居琴川,仍住当年的欧阳宅。

 

    上元时百里屠苏就满二十了。

    连着重病了十几日的欧阳少恭忽然提出要去看花灯。那褪了稚气的青年起先并不同意,架不住欧阳少恭巧舌如簧最终还是妥协,用披风将人裹得严严实实的才出门。

    月上梢头,人群熙攘,那无数的擦肩中,也就有了无数的因缘爱恨。

 

    灯火如昼,他牵着他的手,俯身,将花灯放入水中,然后看它悠悠飘远,和众多星点汇在一起。

    “先生许了什么愿?”百里屠苏好奇地问,欧阳少恭收回定定凝望的目光,笑了笑,却一言不发,抬眸,对岸隐约的花灯里,有人在等。

    他侧头,善于维持的笑竟也苦涩起来,向河对岸的人微微颔首,那人脸上没什么表情,移开视线,像花灯一样,汇入人群。

    “先生在看什么?”百里屠苏轻轻捏了下他的手,有些不满他的走神。

    “自然是看花灯了。”倏忽轻叹“屠苏,你看,人的一生那样短暂,可是离别那样长”

    “我会陪着先生!”急急的说出口,却看见他脸上依旧疏离的神色,心一点点的坠入低谷。

    似乎所有喧嚣都褪去了,只有那个人无喜无悲的眼眸,和自己心里的一声声质问。

    我永远没法让你开心起来。

    先生、欧阳先生……

    少恭。

    你一直在我身边,可我清楚,你不在这里。

    你带我看遍软红千丈,却不为了停泊。

     九岁那年我做过许多糊涂事,现在想来仍觉得荒唐之至,可你告诉我,我觉得荒唐的那些都是事实。

    那些血色,那些哀嚎,那些火光,都是事实。

    我不信你的,肯定是你厌倦了我,不要我了,才这样说,后来才知道,不是的,你没有不要我,却也没有害怕过失去我,因为在很久以前,你就全然无所谓了。

    可是我,除了你之外,一无所有啊。

    我忘却那些声音,忘却那些梦境,只想要留住你。

    你醒时,我说:先生醒啦,先生昨天答应带屠苏去看花灯,要是先生不舒服我们就不去看了。

    那是那些奇怪的声音缠上我之前你我的小约定,先生你看,那些阴霾我都忘干净了,所以你,不要扔下我好不好?

    每天都要喝的药,直到十六岁那年我才偶然发现,药引,是你的心头血。

    你痛极了,没有注意到我。

    其实我很早以前就发现了,我日益成长,你日益虚弱。

    幽都的灵女告诉我,你这样做,是为了我能活着,这一切到我成年之时就可停止,我不该,也不能辜负你的一片心血,真的是一片心血。

    所以先生,我好好活着,只要你在我身边。

    可是先生,二十年了,为什么我还是不能进入你的眼中呢,我还要怎样做才可以?

    他猝然落泪,欧阳少恭望着湖面,没有看见。

    “太冷了,我们回去吧,屠苏。”

    朔风吹干他的泪水,他说“好”。

 

    方府灯火通明,远远就见老管家候在门口,待欧阳少恭与百里屠苏走到近前,老管家上前,递过一个食盒,和蔼的笑道“今天是上元,老爷亲自下厨做了些吃食让我给二位送来”

    欧阳少恭眼眸低垂,分辨不出情绪,手却极轻微的颤抖了一下。百里屠苏抿了抿唇,上前接过,客气的道声谢。

    老管家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开了口“老爷他呀,嘴硬心软,这些年二位住在对面,老爷好几次想去拜访,只是总在门口踟蹰,也不进去,还不让我们告诉二位,他呀,挺关心欧阳先生您的病的,总说着要让他天墉城的哥哥带些灵药,带来了又拉不下脸,最后都是烂在盒子里。”说着他长长叹口气“二位若得空,也来方府坐坐吧,老爷他……”

    门后的人攥起拳又松开,有些自嘲的笑笑,转身离开。

    是啊,我那样恨你,却到底不忍心。

 

 

    灯花旋落,他与他对坐,桌上摆着那精致的食盒。

    欧阳少恭用指尖描绘食盒上的花纹,一遍又一遍。

    耳边是谁唱稚嫩的歌谣,唱什么,“月光光,渡池塘。骑竹马,过洪塘……”

    蓝衣裳的小孩子咧着嘴,还缺着几颗牙,拽着他的袖子咯咯的笑,不时还做个鬼脸,气得年长几岁的小女孩直跺脚,又碍于自己喜欢的人在面前,只得噘着嘴说几句威胁的话。

    后来利刃入腹,后来是谁说恨?

    全都湮没于忘川蒿里。

    百里屠苏站起身,绕到他身后,躬身缓缓抱住他“先生如果难受就哭出来吧”

    那是他一直想对他说的话,哪怕他眼中从来没有泪水,脸上也没有悲哀的神色。

    他浅笑摇头,扒开他的手,面向他轻声说“今日屠苏就成年了,在下有一件东西,要归还给屠苏。”

    百里屠苏有些仓皇的看着他“先生……先生!”他的音调猛地拔高,甚至堪称凄厉。

    那冰凉的指尖点在他的眉心,万点星光从欧阳少恭身体涌出,莹莹蓝光顺着手指,融入他眉心,欧阳少恭的脸色瞬间苍白无比。

    “先生不要!不要!”该是凄厉至泣血的声音,却无法发出一丝一毫。

    他才发现自己甚至连动一动手指也做不到,只能睁大眼睛,凄惶的看着他。

    隔着悠悠游移的蓝色光点,他第一次看见他脸上露出释怀的笑。

    他一直知道,他一个人跋涉了许久,他总想告诉他,自己愿意做他停泊的岸,却无从开口,原来到底,自己才是他跋涉的缘由。

    欧阳少恭有些恍惚,无故想起当年天墉城,也曾这样隔着结界与他对望,那时他说红尘之中自有去处,何曾想到有一日天下之大,四海走遍,却找不到存在的理由。

    他辗转千年,欢喜那样少,而苦痛,那般长,今日终于,行至终结。

    蓝光渐渐消失,欧阳少恭颓然倒地。

    曾费尽心机抢夺的魂魄,而今拱手相让竟这般容易。

    最后一盏烛火熄灭,徒余黑暗。

    血色染上百里屠苏的双眸,那里面却没有仇恨,只有无尽的悲哀与绝望。

    他无声的问“先生,可有一刻,你爱过我?”

    他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听见极低的一声叹,听见他声音微弱,却没有一丝犹豫的说“没有,一刻,也没有。”

    眼中落的不再是泪,而是殷红的血。

    他忽的笑起来“你骗人”

    再也没有了回应。

 

    第一场雪落在天墉城。

    百里屠苏仰起头,有片雪花落进他眼中,融化成泪。

    他伫立在长阶尽头,有些茫然的望向远方。

    他总觉得他在等什么人。

    茫茫大雪中那个人回来了?

    那个人,没有回来。

------------------------------------------------END-------------------

我的天,总算打上END了,断断续续写了一个学期了,可虐了个爽



评论 ( 26 )
热度 ( 64 )
  1. 白云客醒时三千荣枯 转载了此文字
    虐到心痛

© 醒时三千荣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