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时三千荣枯

呃,不定期更新,开坑为主,填坑为辅,有手感就更,没灵感就坑

日西蝉噪桂花风【短篇完结】

    繁密的桂花缀满枝头的第六个年头,今年偏暖,往年噤声了的蝉得了恩赐,此时仍旧精神抖擞的聒噪。

    有清风轻拂,蝉鸣声中混着男子温和的声音

    “水不烫吧?”陵越细致的用手梳开有些纠结的长发,温热的水汽伴有桂花的香气,漫开安详与宁静,使得本就催人入眠的下午越发令人昏昏欲睡。

    于是陵越一回头就见藤椅上本该正在擦头发的少恭连手巾掉在地上都没有察觉,双目阖起,面色恬静,睡的十分安稳。几朵桂花悠悠飘下,落在墨一般的黑发上,像是缀了几粒星辰。

    半天不见陵越动作,站在矮木凳上的小包子从盆里抬起头,抿嘴偷偷笑着,拽拽陵越的衣袖做了个弹脑门的动作。

    陵越却是佯装生气轻轻弹了下小包子的脑门,而后捏了个法诀,倒是一下子烘干了那人的发,却也扰了那人的梦。睫毛微颤后扬起,眼中水光潋滟,犹有几分困意,看了看自己的头发,又看了看地上的手巾,不由笑起来,嗓音略微沙哑,带着笑意说道“桂花树下正好眠,陵掌教不来试试?”

    陵越嘴微张正要说话间就见小包子也不管湿漉漉的头发,咯咯笑着从板凳上跳下去,扑进少恭怀里。

    陵越眉一皱,脸一沉,吓得小包子一个劲往少恭怀里钻,少恭笑着将小包子护在怀里,戏谑道“陵掌教威风不减当年啊”,见陵越十分气闷的模样更是笑的愉悦,直到突然天旋地转,再回过神时已经被陵越横抱起向屋里走去,恩,陵越身上还挂着吓得哇哇哇叫的小包子。

    “小的不听话也就算了,大的也不听话,恩?”

    欧阳少恭虽是能言善道舌灿莲花,此时在陵越的注视下却是丢兵弃甲,眼神游移,绯红染上脸颊。

    倒是小包子无视陵越全开的撩人气场,一手紧紧扒着陵越,另一手还能腾出来做个一半的鬼脸“爹爹大醋包”。

    欧阳少恭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十分愉悦的伸手戳戳陵越的脸,“听见没有,大醋包~”小包子手脚并用爬上陵越的肩,也用自己的小胖手戳陵越另一边脸,奶声奶气的喊着“大醋包大醋包,酒窝交出来~”。

    陵越将眉一挑,故作严肃的咳了两声清清嗓子“就不交出来”

    这时已走到大床前,少恭与小包子十分默契的交换个眼神,而后开始了惨无人道的……挠痒攻击。

    “要倒啦要倒啦!”

    陵越虽抱着一个又扛着一个,但是其实并不吃力,只是猝然受到“猛烈攻击”,一下子失了平衡,三个人齐齐倒在大床上,还好足够柔软,没有感觉到疼痛,却是让欧阳少恭和小包子一时有些懵,战势瞬间逆转,陵越无视战斗力为零的小包子,一手捉住欧阳少恭的两只手,在欧阳少恭惊恐的表情中用另一只手实施了“狠毒的报复”

    “哈……陵越……别……别挠了!……哈哈……”

    欧阳少恭被挠的浑身发颤,笑的眼角都流出泪来,然而陵越并没有打算就这样轻易放过这人,手下力道不减反增。

    “爹爹坏,我来救你啦娘”小包子嗷呜一声来势汹汹的扑向陵越,然后……被陵越眼神威胁怂怂的缩到床脚,声音弱弱的说“娘,敌人太可怕啦……”

    直到欧阳少恭气喘吁吁,头发凌乱,满脸通红,陵越才终于停手,俯下身温柔的吻去欧阳少恭眼角的泪。

    小包子望天,咕哝着“没眼看啦”

    “下次还闹?”陵越把玩着少恭的一缕头发,眼含笑意问道,而后收获欧阳少恭白眼一枚。

    小包子不甘冷落爬上来,硬是挤在欧阳少恭和陵越中间,撅着嘴哼唧一声。

    “不是要酒窝吗,来”陵越指指自己的脸“一边一个亲亲就给。”

    小包子装作不乐意的样子的亲了他两边脸,看他露出笑,深深的酒窝就露了出来。“哈哈哈戳爹爹的酒窝”小胖手戳个不停。

    “好啦,你的份没有了”陵越无视小包子的控诉掐了个法诀让小包子沉沉睡去,将她抱到一旁,而后俯下身一手支着自己额头,眼睛一眨也不眨的凝视着欧阳少恭。

    “一边一个?”欧阳少恭挑眉,调笑道。

    陵越目光深沉的看着他,声音发哑“那可不够啊”

    “那?……”

    余下的话被吞进深深的吻中。

 

    这夜陵越又在灯下给方兰生写信。

    信中先问方兰生近况如何,是否一切都好,又写自己与少恭还有小包子过得挺好,就是小包子过于黏少恭,少恭又万分宠溺小包子,使得他睡客房日多,与少恭同床共枕时少,询问是否有什么办法,又再次恳切的表达了希望方兰生帮她照顾小包子几天的意愿,并请他速回。

 

    这夜欧阳少恭又在灯下读方兰生转交给他的陵越写给方兰生的信。

    读完后忍不住笑出声来,又想了想这几年,感觉自己是有些委屈陵越了。

 

    这夜陵越睡的迷迷糊糊,忽然听见门被推开的声音,起身看去,见那刚在梦中辗转承欢的人此时只穿件中衣倚门而立。

    那人眼眸似水,纵是在夜里也明若星辰,似羞赧似魅惑,双唇轻启“白天……没还完,这会可好?”

--------------------------------END----------------------------------------

甜吧嘿嘿嘿~全程叫小包子是因为真的没想到该起什么名字

岁晚虫鸣寒露草,日西蝉噪古槐风,改了下,改成了桂花风~

过几天大概会接着写个过年的

评论 ( 13 )
热度 ( 53 )

© 醒时三千荣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