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时三千荣枯

呃,不定期更新,开坑为主,填坑为辅,有手感就更,没灵感就坑

山眠

章二

所以,竟然还活着?

有些疲倦的想,眼神空洞的望向上方,仍是交错的枝条。

昨天,也许是昨天吧,那个人是幻觉吧?没有人会来救他的。

却忽然有些异样的感觉,耳畔的,是谁的呼吸呢?

微微侧头,他猛地睁大眼睛。

不是梦,不是幻觉。

那月光安稳的依偎着他,几缕发丝横在脸上,越显的肤色苍白。

眼睛闭着,长长的睫羽遮了长长的心事,唇色略微泛白,便显得格外脆弱。

他在心里长长的喟叹,倒是一张足够惊心动魄的脸,又觉得有些好笑,所以,这是从坠崖危机跳跃到了倩女幽魂什么的传说故事?

重新回想昨天离奇的经历,最深刻的,却是从那人手腕流出的血。

他尝试的抬了抬手,感觉没什么问题后小心翼翼的侧着身子又定住,看那人睡的依旧很熟后动作很轻的撩开他的衣袖。

不知为何竟是眼睛酸涩。

该是白玉一般的手腕却横亘着狰狞的、丑陋的伤痕,是尚未愈合的撕扯的印记。不是不疼的,昨天听见了,那样压抑的、隐忍的一声。

你是在救我,是吗,可是为什么呢,我与你,从来就没有任何交集,不是吗?

这样想着,竟不觉落下泪来,只得闭上眼睛去抑制那莫名的情感。

却有冰凉的手轻轻触碰他的眼睛,见他反而泪如雨下,手的主人慌了神,以为他是疼极了,将手腕凑到嘴边就要咬下去。

“你是傻子吗?”他拽住那人的手气急败坏的吼着,于是撞进那双眼,一瞬失神。

懵懵懂懂,澄澈见底,他望着他。

那人吃痛的挣扎几下,没挣开,迷惘的看着他。

他环顾了四周一圈,眉头皱的紧紧的,定定的看着渗出血的伤痕,又看看一脸懵的人。

“咦?唔……”死死护着自己的衣服

“别闹”他十分轻易的掰开他紧紧攥着衣服的手,无视那人控诉的眼神,撕拉一声撕下一长条,忽然想起咬伤的伤口不应该包扎。

岂不是白撕了?这个念头只闪过一秒,然后他十分自然的将布条塞进自己口袋里。

“你衣服料子挺好看,我留个纪念。”

“?”

仔仔细细的看他。

及腰的长发似缎,两侧刘海过于长了,显得一张脸只有巴掌大,刚刚睡醒的缘故,脸色微红便格外添了些生气,眸清似水却有不谙世故的稚气,鼻梁秀挺又不过于阴柔,唇形美好,想来十分适合细细舔舐。

在他并不长的一生中实在见过许多美人,却都不及这个人,而这个人处处都透着古怪,若非那离奇的一夜和自己离奇的“复活”,他会以为这人是从哪个影视基地跑来的精神病患,而此时,他非但内心没什么波动,甚至还能十分理智的观察下去。

一身白衣花纹十分繁复,却显得十分素淡,嗯?没有穿鞋?

玉似的脚上有好几道红痕,在他的注视下怯怯的缩回衣摆里。

“我叫丁隐,你是谁?”他定定看着他,然而很明显对方并不想回答他的问题,径自扒开他的衣服,“你干什……”他话还没说完声音就消失在喉咙,低头怔怔的看着自己胸口,那里应该是有伤痕的,巨大的,能要了他的命的,可是竟然如同光洁如初,直到这时他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现在除了有些疲惫外竟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抬头见那人似是欣慰般的笑着,眉眼弯弯,十分好看。

“是因为你吗?”

意料之中的没有得到回答。

那人忽的站起身来,蹙起眉,目光凝重的投向幽林深处,他顺他目光看过,只见黑黢黢一片,连日光都被吞噬。

猛地被他拉起来,惊飞鸟雀,在反应过来之前已经开始了狂奔。

“喂,是有什么野兽要出来了吗?”

他回望一眼,隐约见一扭曲人影,自黑暗中渐渐显现。

---------------------------------------TBC----------------------------------

噫好可怕啊,看了一圈我好像留了好多坑啊

评论 ( 15 )
热度 ( 24 )

© 醒时三千荣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