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时三千荣枯

呃,不定期更新,开坑为主,填坑为辅,有手感就更,没灵感就坑

鹤向孤山【短篇完结】

    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灯树千光照,明月逐人来。

    细细念了花灯上的字,抬眼,见得的便是诗中的景象了。

    灯火如昼,游人如织。长街缀繁星千盏,欢声笑语入耳,又觉惘然,直到一阵清越的琴声。他脸上漫开浅笑,循琴音而去。

    似有走不尽的路,从这片人海越过又汇入下一片人海,却总有那琴音为引,不让他迷失于笙歌匝地中。

    终于是到了近前,先见湖面恣意浮动的莲灯,分明冬日也仍似闻见清冷莲香。见湖心有亭,琴音此时便在耳畔了。

    隔了纱帘,隐隐见一双人影,一人抚琴,一人舞剑,虽看不清神情,想必也定是闲适无比。

    步履匆匆,衣带也扬起,平日被教导的定要恪守礼数,此刻也全都忘了,人未至近前,声音已先散开。

“    师父!欧阳先生!”

    纱帘起,琴音息。

    抚琴那人抬眸,唇边含笑,微微向他颔首。

    “玉泱来了”

    舞剑那人也收了剑,立在一旁,眼神温和的看着他。

    “先生的病是好了吗?”他关切的问,不禁伸手去摸欧阳少恭的手,触手仍是冰凉,心里有些难过。

    那冰凉的手给他理好奔跑中凌乱的衣带又安抚的拍了怕他的手背“无碍的,玉泱不必担心。”

“玉泱,我和少恭要走了。”陵越忽然开口说道。

    玉泱心下一惊,连忙问道“走?师父,你们要去哪啊?我也和你们一起去!”

    陵越与欧阳少恭对视一眼,最后还是由少恭开口。

    他声音轻缓“玉泱,我们此行山遥路远,不便带你,何况天墉城事务还需你去打理。待我和你师父安顿下来,你闲暇时仍可来看我们,这样可好?”

    玉泱向来听少恭的话,这会却一反常态,扑通一声跪下,紧紧攥着少恭的衣袖哀哀求着“不好,一点也不好!先生,师父,我知道的,你们走了就再也不会回来了,你们带我一起走吧,我不要和你们分开!”说着说着落下泪来,惹得欧阳少恭头侧向一边,眼圈微微泛红。

    陵越神情无奈的拍拍他的肩“好了好了,多大的人了怎么还成了小哭包?我和少恭带上你便是了。”

    玉泱猛的抬头,眼睛亮亮的望着陵越,简直欣喜若狂“真的?谢谢师父!谢谢欧阳先生!”

    “玉泱,一家人不必言谢。”欧阳少恭将他扶起,细细拍去他身上沾的灰,温声说道。

    “恩!”

    此时人声渐绝,月落参横,湖面却渐次亮起千盏花灯,摇曳生姿。

    “该走了”

    陵越声音轻缓,少恭上前与他并肩,两人一齐回首,含笑唤他“玉泱,我们走吧”。

    “走啦!”


    灯花旋落,冰雪皑皑的昆仑仍锁着千年寂寞,失群的孤鹤仓皇的飞向孤山。

    清晨有肃肃寒风,空寂的天墉城响起一声悲泣。

    天墉城第十三代执剑长老玉泱含笑而逝。

-----------------------------------------END-------------------------

没写出想要的感觉噫



评论 ( 12 )
热度 ( 37 )

© 醒时三千荣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