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时三千荣枯

呃,不定期更新,开坑为主,填坑为辅,有手感就更,没灵感就坑

山眠

章一

山中有眠,当枕一席凉月。

醒时万籁皆息,闻见浓烈的血腥味和未知的嘀嗒,打破岑寂。

仿佛万事都从眼前掠过,却总留不住哪怕一个瞬间,而后疼痛不知从身体的哪里开始,一阵一阵,让他连呻吟都没有力气。

是了,也该是这样,他想起了几天前的失足坠崖,想起了坠落时什么都抓不住的绝望,还有最后从身体内部传来的剧烈的响声,该是头颅破裂,而后鲜血飞溅,兼有脑浆迸出,如同当初为了泄愤砸碎的花瓶,残碎的不可弥补。

所以为什么还能思考,为什么没有死去呢?

铁锈味堵住喉咙,连嘲笑都不可泄露。

为什么,没有死去呢?

眼睛肿胀且被干涸的血液糊住,视野模糊犹带妖异的腥红,交错狰狞的枝蔓藤条漏下月光,他想这个时候应该有鬼从幽暗处身体扭曲的出现,脸色苍白或是腐败的霉绿,瞳孔充血如他一般或是全然白色,怨毒的注视着他,要将他拆吃入腹。

死寂,死寂,谁把呼吸还给他?

嗬……他闭上眼,回想曾经看过的,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死去。

闭上眼听觉就格外灵敏起来。

是谁踩碎枯叶而来?呼吸细细的,哪片叶子上露水凝结,落在他眉心,沁开一片清凉。

他在猜,是狐吧,最好是白色的,而后咬断他的喉咙,结束他的困惑。

或者是鹿,可得央求它多踩几下,破碎他的心脏。

那声音近了,更近,就在身边。

所以就让这成为终结,他所有的遗憾都不需要圆满。

“唔……”极大的痛楚让身体忍不住痉挛,胸口被撕裂开,却有十分怪异的感觉,什么东西流入裸露的心脏,带来灼烧的疼痛感。

是什么……

他忍不住睁开眼,而后连呼吸都停滞。

不是狐也不是鹿,竟是人。那人着白衣,一截手臂却是比白衣更要白,手腕上一道狰狞的伤口,血就从那里流出,流入他的心脏。

血流的过于慢了,那人垂着头,缎子般的黑发掩住容颜,却无端觉得,那会是一张很好看的脸。

手指微动,想要抓住那只手,却见他收回手。

撕裂的声音,极压抑的痛呼。那只手上的伤口裂开更多,悬在他心脏上方,血便疯狂的流泻。而他清楚地感觉到生命力的回归,从心脏涌向全身。

你是谁……为什么……

若能发出声音,却不能。

手指努力勾住白色的衣摆。

……不要离开……

眼前一阵一阵的模糊,失去意识前,感觉那温暖的躯体靠近自己,那一刻谁遗落下一缕月光?

 ----------------------------------------------------tbc----------

噫,好矛盾啊~特别忙的时候脑洞各种多,一闲下来就啥都写不出了

 


评论 ( 5 )
热度 ( 27 )

© 醒时三千荣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