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时三千荣枯

呃,不定期更新,开坑为主,填坑为辅,有手感就更,没灵感就坑

如初

    路过五教时看见开了一树细细密密的金黄的桂树下蜷着只土黄色的小狗,头耷拉着,埋在两爪之间,眼睛湿漉漉的望着他,小小的呜咽一声。

    百里屠苏想起看过的一本书上对这种眼睛的描写

    “像是雪碧冒起的气泡,精致的、啪一下就碎了”。

    天是很寒冷的,温度不到零下也有了零下的氛围。

    黄了银杏,红了枫叶,也叫橘子树挂起了一盏盏圆滚滚的灯。

    人看见一地被缠绵的雨丝拥着坠落的梧桐叶想起围巾,厚实的外套,保暖的靴子,还有深夜里热气腾腾的奶茶。

    于是将短衣短裤束之高阁,让被子染上太阳的融融暖意,雪糕失宠了,烤红薯的香气浮动在冷清的街道。

    可是,对于一只小狗,冬天是什么呢,是饿的咕咕叫的肚子和骨骼摩擦的战栗,是冷冰冰的地和厚厚的皮毛挡不住的寒风,是横亘在生与死的分界线。

     不是谁都喜欢远方,喜欢流浪。可小狗,哪知道为什么流浪呢。

     愣了一会,百里屠苏坐在了小狗身旁,试探的伸出手摸摸它的头。

    “没有带吃的啊,下次你还在的话,我给你喂好吃的好吗?”

     他一下一下摸着小狗的头,低声自言自语。

     其实习惯了没有回应的对话,但是有的时候还是会难过吧,毕竟一个人的话,总感觉被世界搁置在一边,那边的世界笙歌匝地,欢声笑语,自己这边,却是寂静无声呢。每次在人群里,就好像能看见两个世界,一边快速的前进,一边却是生锈的齿轮,迟缓而无力。

    换了个城市,进入了大学,还是怪物啊。

    “下次你还在的话,我们做朋友吧。”

    小狗砸吧砸吧嘴蜷成一团,去做下一个梦。

 

    如果一个人,一天就会过得很快也很慢。快在没有留恋的事,没有留恋的人,慢在没有留恋的事,留恋的人。

    第二天桂花仍开,百里屠苏再经过五教时小狗还在。

    不过这次它蜷在看着就很温暖的狗窝里香香的睡着,旁边还放着模样可爱的狗盆,盛了狗粮和水。

    他向来面瘫的脸只有细微的表情变化,比如抿了抿唇,提着狗粮的手紧了紧,然后生硬的将袋子扔进垃圾桶,步履匆匆的离开。

    “屠苏,你应该多交些朋友,你太孤僻了。”

    “屠苏,别老是冷这张脸嘛,怎么老是不笑啊”

    “你就是怪物,劝你还是早日退学吧,别留在这祸害人!”

    “老是遇见那个怪物,真是扫兴!”

    “学校怎么还不把他开除啊,成天看见他,吓死人了简直”

    他耳边交织着不同的声音,吵得他跑起来也无法摆脱。

    小狗为什么是流浪狗?它不知道。

    自己为什么是他们口中的怪物,他也不知道。

    到底是谁在掷骰子的那瞬间手颤抖了,结局是有的人的命运一开始就被装在了破碎的容器里,再怎么修补也无济于事。

    在全世界的欢笑里,谁会在乎哭泣的孩子呢?

 

    第三天,还是迟疑了,于是又去了五教。

    桂花的香气混在冷的刺人的空气里,冰冰的,吸进肺腑,梦里也要打个寒颤的,桂树就越显得清俊。

    百里屠苏的视力很好,所以能清楚的看见桂树下,有人坐在台沿上,怀里抱着小狗,低头仔细的梳理着它的毛。

    小狗乖巧的窝成一团,小小的身躯微微起伏着,没有忧愁也没有恐惧。

    时间好像从深秋到了暖春。

    这会如果说话该说些什么呢?应该是“同学你好”或者说多一些问一句“狗窝和狗粮是你买的吗?”

    他想说话,却控制不了自己的声音,像是木头一样呆呆立着。

    仓皇的鸟叫声远去,喧嚣的人声远去,他在他眼里。

    侧脸线条那样的温柔,像是春天的樱花,柔柔的,纤弱的。如果有露珠,就会在那长睫上流连不去,让眼睛也氤氲水汽,唇边带笑,润润的,很是温雅。

    这样的人,即使生气,也总带着三分柔和吧。

    和他,完全不一样呢,这样想着他微微低下头,无可抑制的难过起来。

    “你很喜欢它吧?昨天和前天你都有来呢”

    声音先于视线,先听见让冰雪也消融的嗓音,然后看见一泓泉水,盛满了星辰的。

    那人抬眸看他,眼神全然没有侵略性,像是轻飘飘的羽毛扫过百里屠苏的指尖,手指蜷缩了下,感觉到温暖。

    “……”张了张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从没像此刻一样如此怨恨自己的笨拙。

    “坐我旁边来,可以吗?”

    百里屠苏一步一步挪过去,目不斜视的坐下,直视前方,虽然前方只有垃圾桶。

    “怎么这样如临大敌的?来,你抱一会吧,暖手效果很好的。”带着笑意将睡的迷迷糊糊的小狗塞进百里屠苏怀里,看他全身一下子僵硬又慢慢放松,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小狗的头,弯了眉眼。

    “紫胤跟我说起过你。”

    那人忽然开口说道,百里屠苏睁大眼看着他,视线一交汇又立刻移开。

    “他说你是个好孩子,心性纯善,只是性格十分孤僻。”

    其实也不是孤僻,只是不知道怎么和人相处,没有人教过他,也没有人有耐心等他学会。

    所以只有沉默,他一直知道,沉默是保护自己最好的武器。

    那人等不来他的回复也不恼,仍是十分温和的说着“你的学长也跟我提起过你,他希望你加入他的科研队,不过你拒绝了。”

    为什么不拒绝呢,怎么还能继续拖累学长他们。百里屠苏在心里低低说着。

    “你在怕什么呢?害怕他们叫你怪物?”那人语气平淡,目光却静静落在百里屠苏身上。看他一下子攥紧拳头,看他发红的眼睛,看他瑟缩的心。

    “不用、不用你管!”

    本该是凶狠的话语,却没有底气,倒像是张牙舞爪的小猫。

    那人笑了笑,悠悠说着“当个逃避者真简单,天下之大,总有一个地方让你躲起来”

    每个字都有千钧重,压得百里屠苏喘不过气,他的头垂的更低,身体微微颤抖,小狗乖顺的舔舔他的手,稍稍安抚他烦躁的心情。

    “每个人都在看着你失败,你也就真让他们如愿了。你可真是听话,百里屠苏”

    “够了!”他再也忍不住低吼出声,将小狗放下,猛地站起身来转身欲走。

    却听那人轻描淡写的一句“那你是否也能让我如愿,看你站在比他们都高的地方?”

    那一刻是什么东西轰然崩塌?

    二十年筑起的冰冷的、坚硬的墙壁发出清脆的响声。

    浩浩荡荡的江水终于流过平芜的原野,龟裂的土地长出嫩芽,开出星星点点的小花。

    漫漫长夜终于飘来一盏浮灯照亮水与月,随后飘来千盏、万盏,一叶小舟晃晃悠悠,欲渡他。

    凛凛寒冬终于有人来访,这人温眸静待,然后轻声说,让他如愿。

    不觉间泪水竟是流了满面。

    “我且当你答应了。下次见你,你该是与陵越他们一起来。”

    那人顿了一下接着说

    “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欧阳少恭,会是你们的导师。”

 

    后来想起初见仍会感慨千遍万遍。

    别着急啊,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一定一定会出现,也许是在你最意气风发的时候,也许会在你最暗淡无光的时候,也或许只是在每一天平淡而真实的生活,他就那样来了。

    沐了一身岁月沉郁的香,眉眼都正是最戳你心尖的模样,连掌纹,都让你觉得十分妥帖。

    这个人会陪你走漫长,漫长的路,陪你风华正茂到耄耋之年,陪你沉沉浮浮,把日子,活成了美好的故事。

    所以徘徊在失落的低谷里的时候,还是要记得微笑啊,那个人也许就在路上呢。

--------------------------------------------------------------------------

祝阿乔乔生日快乐~

评论 ( 5 )
热度 ( 37 )

© 醒时三千荣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