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时三千荣枯

呃,不定期更新,开坑为主,填坑为辅,有手感就更,没灵感就坑

疏未了(短篇完结)

 【宴会上陵越替少恭挡酒】

    陵越隔着喧嚣的人声,隔着交错的觥筹,隔着令人目眩的灯光看他。

    像是仰望遥不可及的星光,这星光从不落在他掌心,只一瞬的经过,就能引起他的战栗。

    像是重览少时梦寐的传奇,这传奇阅览再多,也只是江南达达的马蹄,远在陌上,远在笛音。

    而星光是他,传奇是他,梦寐以求辗转反侧是他,求而不得也是他,坐在人群中央,不言不语,微微含笑的,也是他。

“欧阳学长,我到现在才有勇气说出来,你是我长这么大最佩服的人了,这一杯,祝你前程似锦!”

    肇临率先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欧阳少恭便也举起酒杯,温声说“谢了,也祝你大学生活过的精彩。”

“学长,我还等着你给我介绍女朋友呢,结果女朋友没介绍来,你却要先走了,这一杯你可一定得喝,不喝你就是对不起我!”元勿嘴上这样说着,眼睛却红了一圈。

    欧阳少恭安抚的拍拍他的手背“好了好了,说不定我走了你就马上能脱单了,我这一杯就祝你早日觅得良人,结发长生啊。”

“少恭,去了国外可别太想念我的厨艺哦!虽然知道你酒量不好,但我这杯你可一定得喝,一定要每天给我发信息,给我寄好吃的,好玩的,听见没有?”

“好好好,小兰说的,我都答应。”第三杯一饮而尽,欧阳少恭已经目光迷离,摇摇欲坠,如玉的面容笼上一层绯红。

    陵越看着他,握了握拳又松开。

    “你们这些家伙倒是杯下留情啊,学长要被你们灌倒啦!”学妹们纷纷不满的控诉着男生们的罪行。

    “哈哈,就是要灌倒他,咱今晚不醉不归啊!”

    欧阳少恭要喝下第四杯酒时人群中一阵骚动,陵越上前拿过他手中的酒杯“我替学长喝!”

    然后将杯中满满的酒一饮而尽。

    “哈哈哈,陵越还是这么护着学长啊,你都这样开口了,那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陵越脸上没有一丝畏惧,许是喝了酒壮了胆,反而一改平日有些沉闷的姿态,嘴角一挑,环绕四周一圈,最后停在欧阳少恭带笑的眼中。“奉陪到底”。

    这一句瞬间挑衅了几个醉鬼的神经,于是包间里满是起哄和杯盏碰撞的声音。

    直到包间里醉倒了一片,欧阳少恭笑得无奈,他看了下表,10.30,明早的飞机,他该离开了。

    抬眼,撞进陵越的眼中,他在他眼中看见深邃的星空,看见他眼中静水流深,看见他的隐忍,看见他的奢求。

    陵越坐到他身边,“学长,要走了吗?”他的声线有些颤抖,眼睛是湿润的。

       “恩,明早的飞机,我得回去收拾一下。”

    “那,我……”却是喉头一哽,说不出话来。“恩?”欧阳少恭耐心的凝视着他。

    陵越溺在他温和的眼眸里,许久涩声说“我送你,可以吗?”

    其实没必要答应,左右前尘都是要断在今日的,难过不过是一时,欧阳少恭很清楚的知道,却又如何拒绝呢?于是他微一点头,便见平日十分沉稳的人仿佛得了糖果的孩子,整个人都被喜悦笼罩着。

     与包间里为数不多的清醒的人道别,将那些祝福的话收在心里。欧阳少恭和陵越离开了包间。

     刚出门欧阳少恭就被冷风吹得发抖,然后便被温暖的大衣裹住。

    他有些失措的看向陵越,却见他笑了笑“学长可别在这个节骨眼上冻感冒了”

    “谢谢了”“学长不用这么客气的”

    两人向马路边走去,许久无言。

    到了马路边,欧阳少恭忽然开口“陪我走走吧”“好”

    便沿着马路一直走。

    路上行人不多,冬日的夜晚,城市都安静了起来,冷清而沉默。

    陵越有些贪婪的望着温暖的路灯下欧阳少恭柔和的侧脸线条,他在心中叹息,这个人,即使在自己身边,一伸手就能揽进怀里,也那样遥远,无论怎样努力伸手,都够不到。

    他温醇的声音打破沉寂“还没入学就常常听人说起你,说你是天资卓绝的人,刚入学就被院长收为关门弟子,而且”他顿了顿,笑起来“而且,长得比明星还好看,说你要是出道,华国的男明星都活不下去”

    欧阳少恭听了失笑摇头“哪有那么夸张”陵越却十分认真的接着说“所以一直想见你一面,见了你之后,觉得他们说的……”

    偏偏又停住不说,欧阳少恭不自知的睁大眼睛好奇的看着他“怎么?”

    “觉得他们说得,真是半句不虚。”

    “怎么?于是你便十分崇拜我,成了我的迷弟?”他半开玩笑的说。

    陵越却是极其认真严肃的点点头“是啊,一直以你为榜样,希望有一天能和你一样”

    “你已经做到了,不是吗?你是我见过的十分优秀的人,但是其实你并不需要以我为榜样什么的,你有你自己的路,并且能将它精彩的走下去”

    “可我想领略你见过的,经历你经历的。”陵越有些急切的说着。

    欧阳少恭微微蹙眉,表情困惑“可是为什么呢?”

    陵越其实想过有一天向欧阳少恭坦露心迹,也想过他问这样的问题,更想过无数种回答,可真当他问了,他却一个都想不出,只能跟着自己的心回答

    “因为喜欢你,一直一直喜欢”

    这句话说出来陵越只觉一直悬在心上的重石终于落下,他定定看着欧阳少恭,不错过他脸上一丝表情变化。

    欧阳少恭却垂眸敛去情绪,脸上古井无波。

    “你明白自己在说什么?”语调平稳,没有厌恶也没有激动。

    “我明白,这不是酒后的胡说八道。过去我总以为时间很长,可以慢慢告诉你我的心意,可是来不及了,如果今天不告诉你,我会后悔一生”

    “……”欧阳少恭一时无言,目光复杂的看了陵越一眼,动作缓慢的将衣服脱下还给他,然后站在路边招了招手,不远处的出租车向他们驶来,黯然和落寞便充满了陵越的眼。

    他张了张嘴,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还是,不行吗?不过也没有关系的,本来,也没想着你能接受……”

    出租车停下,欧阳少恭一言不发,拉开车门,刚要坐进车里却又停住,侧身,轻声说了一句话,陵越霎时呆立在原地,连再见都忘了说,痴痴看着出租车消失在视线。

 

     多年后风晴雪方兰生一众人还是猜不出欧阳少恭到底说了什么让陵越不仅没有因为他的离开而伤心,反而精神焕发,成天跟打了鸡血似的,在群里纷纷叫嚣着要给个说法,而刚与某人酱酱酿酿了三个小时的陵越餍足的吻了吻沉睡的人微微发红的眼角,又吻吻秀挺的鼻梁,最后吻上有些红肿的唇,再将这个吻加深,在他皱起眉头前才放过他,一手将他圈在自己怀里,另一手拿起手机,发了条语音。

“他说,你的衣服你拿回去,你的心我拿走了”

----------------------------END------------------------------------

嘿嘿,其实是去年越恭十题里面的一题,那会开了个头一直没写完,拖到现在才写完。

一些碎碎念:

①现在想想自己好像总写BE,或者情节虐的,大抵是因为活了20年还是单身狗吧

②总是有人宴席散了也就失散于人海了,再热的cp也总是有冷的一天,也许那一天,只有几个人还在小小的坚持,其实重点是大大们多投喂啊,要饿死人了啊QAQ

③多年前萌过卫聂CP,很有一段热情写文的时期,还在吧里留了个深坑,扬言高考完一定填完,后来高考,就没有后来了,时不时还是会暗搓搓的登上以前的账号,每每上去后还是有人催更,虽然愧疚,然而真的是写不下去了,也不知道到底是怕看的人失望,还是怕自己失望。

④现在大二了,二次元喜欢乔四年,有过好一段脑残粉阶段,现在从波涛汹涌变成细水长流,也挺好的,长这么大只喜欢了这么一个演员,除他以外也不会再去喜欢谁了。三次元现在只有少恭了,少恭啊,你那样让我心疼。


评论 ( 16 )
热度 ( 46 )

© 醒时三千荣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