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时三千荣枯

呃,不定期更新,开坑为主,填坑为辅,有手感就更,没灵感就坑

春以为期(陵越x方宝玉)

章二

     熹微的晨光斜斜倚在窗棂,从醉梦中醒来,辨不清自己身在何处,嘈杂的市井声入耳,道士有些恍惚的想,多少年啊?远了人烟,只为一袭渺远的杏衫,走遍山长水阔,旧忆携风雪入袖,砭骨之寒,蛰伏在昼魇。辗转经年,却其实没有任何驻足的理由,自他别后,软红千丈,与断壁残垣也无甚差别。

    然后映出窗边身影,像是熟稔的醉梦里容颜,翩然踏入尘世。道士怔怔的看着那一抹纤细,嘴唇翕动,却没发出声音。

    “你可醒了啊小道长”少年伸展身体,微眯着眼,声线懒懒的,秀致的侧脸十分好看。他拿起桌上茶杯,茶香氤氲,雾气朦胧了他的眼。

    “我怎么会在这?昨天,我……”

    道士拧紧眉头,嗓音低沉。往年醉前他总不忘布设结界,一是怕自己醉后犯下错事,二是不愿别人扰了自己的梦,却不料今年竟见与少恭长得别无二致的少年,他自然不会弄错,亦没有想过拿他做少恭的替代,这少年于他也不过是个特殊些的过客,但到底心绪难平,以致忘了布设结界,只盼莫要做了什么糊涂事。

    少年扭头,略一挑眉“你昨天烂醉如泥啊小道长,我花了好大劲才把你背回来呢,吐了两回,衣服是我给你换的,其他的没什么啦,小道长喝醉了还是挺乖的嘛”

    他没提那个吻,也不去问他喊了一夜的那个名字。

    道士沉默片刻“多谢”

“不谢不谢,助人为乐嘛”少年笑了笑,眉眼弯弯,额前的卷毛便微微的晃着。“啊,我叫方宝玉,小道长你呢?”

    道士穿好了衣服,兀自整理着自己的包袱。

    少年便微微蹙眉,疑惑的问他“你是要走了吗?”

“是的”

“去哪呢?”

“离开这”

“这里不好吗?小道长。江南很好的呀,怎么你还要走呢?”他神色迷惘,像是在纠结什么千古难题。

    是呢,江南那样好,将柔情烟雨都揉入了眼角,可他却只记得,血染红的他的容颜。他只每年来醉这一次,却要把一颗心撕裂,一点一点的拂过和他相关的记忆,太痛了,一天已是难以承受,遑论再多些时日。

    道士再次向他道谢,然后道别。

    方宝玉愣了愣,回一句珍重,却又在他的背影消失在视线时忍不住问他是否会再来,道士说明年昨日。

    最后依稀听见他说自己的名字,只是离得太远,听不分明了。

  

        燕子不归春事晚,一汀烟雨杏花寒。

    这年杏花较去年开的要早,温润的气候催发了枝上淡粉,每根细枝上零落开了几朵,格外寂寥的模样,道士却是如期到来。

    仍是骑瘦马,带壶酒,袖袍宽大,神色寂寂。

    马蹄声扰了清幽,林中鸟语渐不可闻,遥遥便看见花下枕书而眠的方宝玉,睡梦中眉眼间犹萦着一丝忧愁。

    道士不欲打扰,方宝玉却比他以为的更浅眠。

    于是那双清水翦瞳映出了他的身影。

    “小道长你来了啊”方宝玉眼中的喜色没维持多久就被沮丧取代。

    道士看在眼里,下了马,耐心的抚抚马头示意它可以自己去踏青了。

    “你似乎过得并不开心”

    方宝玉叹口气“是啊,小道长,你说他们为什么不愿意让我习武呢?成天只让我看这些无用的圣贤书,可是我不喜欢啊,我想成为会绝世武功的大侠!”说到最后他眼睛发亮,拳头也激动地握起。

    道士看他这样只一哂笑“当大侠有什么好”

    听他这样说,方宝玉难得的露出严肃的神态,却又难免有些稚气,“行走江湖,锄强扶弱啊!”

       道士目光逡巡半晌,微不可闻的叹息一声。

    方宝玉是块璞玉,未经琢磨,不谙世事又十分天真,他亦有过听闻,这方宝玉是清平剑客白三空的外孙,自幼丧母,白三空便对他十分疼爱,只是白三空并没有让这外孙接过他的衣钵的打算,反而请来名师贤人教方宝玉圣贤之道,大抵是剑锋上过了一辈子,江湖里浮沉了数十载,他不愿方宝玉如他一般,他一生厮杀,唯一的愿望只是护方宝玉一世无忧了。

    道士望着那相同的眉眼,猝然闭上眼睛。方宝玉虽自幼丧母,却有外公疼爱至极,而与他有相同面容的人,却让上天屡次辜负,亲缘情缘,凋敝殆尽,天道至此,又有什么道理可言呢。

       “小道长你怎么不说话了?”

    道士指尖微颤,忽然没头没脑的说“我希望你活着,为你自己活着”

    “恩?”方宝玉不明白他怎么忽然说这般奇怪的话,疑惑的出声。

    “我想,这是他们对你的期望吧,江湖,没有那么好,你该听他们的话。”

        听了他这话方宝玉瞬间垮下脸去“怎么连你也这样说啊?算了算了不说了,今天只谈喝酒,诶,看你那小气样,我自己带了酒的!”

    道士失笑,却温柔了眉眼。

    “你以后不必叫我道长,叫我陵越便可”

    “不好听不好听,我还是喜欢叫你小道长”

    “随你”。

---------------------------------------------------------------


 

 

 

 

 

 

 


评论 ( 8 )
热度 ( 35 )

© 醒时三千荣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