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时三千荣枯

呃,不定期更新,开坑为主,填坑为辅,有手感就更,没灵感就坑

春以为期(陵越x方宝玉)

   第一章

      道士哒哒的马蹄声止歇在江南。

       是初春,浅草刚能没过马蹄。他总这个时节来,有微雨,有燕归,枝上杏花是含苞的荏弱的模样。他带壶酒,一醉要醉上好几天,然后在醉梦里找寻那已化为一抔黄土的容颜,找寻他葬了的心。

       只是今年与往年不同。道士一颗早已是荒芜一片的心颤了颤,在看见枝下立着的那人时。

        那人着素色衣裳,撑了把纸伞,听见声响后回首,眼眸澄澈如拭过的镜子,幼鹿一般的含了好奇又宁静的望着他。

        道士听见自己胸腔发出的长长的叹息。

       是他,不是他。分明是他熟悉的容颜,刻入骨血,历久弥新,时刻要他痛不欲生,却又怎么可能是他。他见他魂飞魄散在这杏花树下,不渡忘川,不入轮回,而自己所有的期冀,只那一瞬,统统倾塌。

   “小道长?”少年清朗的声线微微扬起疑问,乱了道士眼底腾起的雾。他似乎并不介意道士长久的沉默,等了半天没有得到只言片语后也不生气,转身,微微仰首,透过稀疏的枝叶和孱弱的花苞看雨落下的姿态。过了一会又喃喃自语“明年还能再见你吗?”声音轻的如同梦呓一般,却不知对谁说。

        雨停了,潮气浮动,沁入心肺,要将陈年的伤痛一一浮起。

        道士不再看那伶仃的背影,兀自坐在了石凳上。拿出酒和两个酒杯,分别斟满。

        “咦?好香的酒啊”少年稚气的嗅嗅,然后顺理成章的坐在了道士对面,万分期待的看着他。心想:如果小道长能施舍我一杯酒,我也没什么可以回报他,看这小道长木木讷讷又弱不禁风的模样,不如我护他一程作为回报?这样我好像又有点亏,不如,不如,两杯酒呢?

        然而道士明显没有接收到他目光中的暗示,自他坐下,便好似老僧入定,除了喝酒的动作外,眉眼低垂,似乎就此从尘世中抽离出去。

        唉,小道长真是不解风情,不对这个词用在这里似乎有些不对劲,但是我就不花时间去改了,如果我不做些什么的话别说两杯我连一口都喝不上了。

        “小道长……可否让我尝尝你的酒呢?真的好香呀”

        少年祈求的模样有些可怜,姣好的唇微微下撇,如黛的眉轻轻皱起,鸦羽似的眼睫颤颤,眸中潋滟着水光。以往他一露出这幅表情哪怕是要吃凤翅龙肉也有人抢着去做,当然,要习武除外。

        道士却是不为所动,甚至眼睛都没抬一下。

        少年的心一点点沉下去,有些委屈的想着我只是小小的尝一口都不让啊。

        道士忽然开口道“我若给你喝了,我便醉不了了。”他声音清冷如昆仑万顷皑皑的寒雪,且透着倦。

    “为什么非要醉啊?”少年迷惑不解的问他。

        他摩挲着酒杯杯身好看的纹路,竟是浅浅的笑了“要去见他”。

        少年看的稀奇。

        呀,原来小道长竟也是会笑的,笑起来还有些好看呢,不过人也真是闷极了,大抵是讨不到姑娘做娘子了,不过道士似乎也不能娶妻呀,这样想来,怪不得小道长闷闷的,要借酒消愁呢。话说回来,她又是谁啊?

    “她是谁啊?”

        道士终于抬眼看了少年一眼“他是我的命”

        少年眨眨眼,有点被酸到。心说是小道长的心上人啊,这么说来我好像更惨一些,小道长心中都有所爱,我却遇不上一个心仪之人,悲哉,悲哉哦。

        于是少年便面色愁苦的看着道士一杯又一杯的喝下去。许久,他心中十分悲切,听着声音恐怕是要喝完了。

    “这酒叫什么啊?”大不了我自己去买吧。

        道士沉默一会“……叫梨花酿”

        少年有些雀跃的问“在哪里能买到啊?”

        这时道士已经醉了,摆摆手,声音含糊的说着“买不到的……少恭、少恭酿的……买不到的”。

        少年大惊失色“啊呀!买不到啊!你现在已经醉了,给我喝一口总是可以的吧!”

        听了这话道士定定看着他,直看得他后脊发凉。

        不给喝就不给喝,小道长你这样看着我是什么意思?

        随即道士猛地站起来,仍是直直盯着他,摇摇晃晃的向他走来。

        一步,两步,直到站在他面前。

        少年喉头一哽,讷讷说道“我就只是想喝一口酒……”。

        然后他眼前突然出现了道士那十分俊美的脸,然后他如鹿的眼睛猛地瞪大,要发出的惊呼被一个凶狠的、带着酒气的吻封住。

        瞬间他的大脑空白一切,完全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回过神时他剧烈的挣扎,然而“弱不禁风”的道士十分轻易的锢住他,他发不出声便只得愤怒的唔唔。

        那吻由凶狠变的缱绻,少年安静下来,浓睫微微颤着,怔怔看着泪水接连不断的从道士紧闭的眼中溢出。道士的唇离开他的,紧紧皱着英气的眉,面上是十分难过又脆弱的模样。哽咽着,一声声嘶哑的唤着“少恭……少恭,你回来了”。

        放在陵越胸前的手本是要推开他的,却变成环住他。

        不谙世事的少年有些忧愁的想,虽然被占了便宜不大开心,但是好歹喝上酒了,恩,酒还真的挺好喝的。

 

 

 

 


评论 ( 10 )
热度 ( 24 )

© 醒时三千荣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