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时三千荣枯

呃,不定期更新,开坑为主,填坑为辅,有手感就更,没灵感就坑

深海

第三章

陵越一直讨厌“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一个”的句式,就像他讨厌在甜粽子和咸粽子中选择,然而在为人鱼提心吊胆了一个礼拜后他还是收到了这样的句式。

陵越看着光幕上女医生冷淡的表情,决定先听好消息。“好消息么?你的人鱼恢复得很好,刚刚醒了”

陵越不由开心的笑起来,他笑起来总是露出一排白白的牙齿,有些憨气,却又很好看,但是还是很憨气,所以他一般在外人面前都不怎么笑,生怕被别人截下来做了表情包,这次破了例,人鱼好了起来,他真的是很开心。

这几夜做梦他总梦见人鱼一直静静的睡在蓝色的修复仓里,无论他怎么做都不肯醒来,有时又是梦见他眼中盛满了痛苦,哀哀的求他救他,总之都是十分压抑的梦,压抑到他一醒来第一件事就是询问人鱼的情况,生怕梦里的成了现实,现在他的心总算可以放下来了。这样一想,觉得坏消息都不怎么可怕了,于是他笑眯眯的问女医生坏消息是什么,女医生冷静的扶了扶镜框“哦,不知少将何时交费呢?”

陵越的脸一下子定格住,觉得晴天霹雳,不过如是。

透支了一年的工资,囊中羞涩的陵越少将却是很阔气的买下了修复仓,他的人鱼目前还只能待在修复仓里。透明的蓝色的液体裹着他安静的容颜,陵越词语匮乏,想来想去满脑子也只有好看,好看,好看。人鱼和欧阳少恭有九分像,欧阳少恭的容颜会让人心生怯懦,是卑微的石子见到绝世的珍珠的怯懦,是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怯懦,这怯懦却又会引得人堕落,让人想去亵渎,想去占有,欧阳少恭倒是有先见之明,大抵是怕麻烦,每次在公众前露面时都戴着面具。而人鱼呢?则是纯粹的温润的美,全然无害,又太过脆弱,像是一不留神就失去了,所以要牢牢护在手心里。

陵越正神游方外时,人鱼缓缓睁开了眼,带着濛濛的水汽的湛蓝,正望进陵越的眼中。

为什么脑中炸开了烟花?是在联邦盛大庆祝击败帝国大获全胜时放的烟花,是幼时在紫胤严苛管教下偷偷攒钱买的第一只烟花,总之,满脑子都炸开了烟花。

人鱼有些惊惶的移开视线,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诶,别怕啊,我是要带你回家。”陵越将手贴在修复仓上,温声说着。人鱼却吓得身体颤了颤,想要挣脱却发现手和尾巴被固定住,眼中渐渐漫起绝望,模样可怜极了。

陵越不知所措的摸摸后脑勺“恩?你在怕什么啊?我不会伤害你的。”看人鱼依旧害怕的表情,陵越少将决定问问医生。

“医生医生,我的人鱼好像很怕我啊,我怎么沟通都不管用啊”

“陵越少将修习过人鱼语吗?”

“诶?怎么问这个,当然没有”

“语言不通你沟通个铲子啊!”

“可是我觉得他会联邦语啊,他之前都用联邦语向我求救过”医生也有些困惑,最终还是撂下了一句“我们对他进行过语言测试,他只会人鱼语,听不懂也不会说联邦语,至于少将说他向你求救,也许只是你的错觉呢?”便挂断了通讯。 

陵越锁紧眉头,看看瑟瑟发抖的人鱼,又看看悬浮车外飞快掠过的景物。无奈的叹口气,好吧好吧,是时候给你找个语言老师了。

 

 

 


评论 ( 4 )
热度 ( 19 )

© 醒时三千荣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