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时三千荣枯

呃,不定期更新,开坑为主,填坑为辅,有手感就更,没灵感就坑

十年【觞恭|越恭】

一.

又是一个被雨淋湿的夜,又是一夜的辗转不眠。
大开的窗把潮气送进肺腑,牵动几丝疼
狼狈的十年,连梦都光怪陆离的难以言说。
一场梦,或者是早已重复过的许多场梦。
他在车水马龙的街头等一辆总也不来的车,身边挤满了人。
他们只有嘈杂的声音,没有表情。
车来了,被人挤着上了车,车厢那样拥挤,连呼吸都被压榨成了痛楚
梦里的自己忽然发了疯一般拨开人群,向车厢最后跑去
没有尽头。
耳边的声音越来越尖细,频率越来越高的,阴森的絮语。
女人的指甲刮破他的脸,小孩的啼哭像是诅咒。
他不管,只顾着向前跑,有个名字在他胸腔跳动,他叫不出来。
场景一下子变得空旷,没有了任何声音,连心跳也噤了声。
有人在尽头,杏色的衬衫,如画的眉眼,笑的清浅。
他向那人伸出手,渴求在冰冷中得到一丝温暖,却在指尖碰触的一瞬,场景再次变换。
怎么,会到这里来?
他猛地睁大眼睛,全身颤抖,惶然抬头,见那人痛苦的弯下身体。
血色从那人胸口蔓延,一直蔓延到他的脚底。
“千觞……”只唤了这一声,那人好看的眉眼便沉寂了,只留下全身冰冷的他,手里拿着一把枪。
“不是的,我没有想伤害你……不是的!”
然后梦醒了。墙上的钟告诉他其实只过去了一个小时。
他苦笑,只一个小时,他却觉得那样难熬,而十年,对于那个人呢?
少恭,欧阳少恭。
-----------------------------------------------------------------------TBC-------------------------------------------------------

不打tag~高考后写了一点的小短文

评论
热度 ( 7 )

© 醒时三千荣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