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时三千荣枯

呃,不定期更新,开坑为主,填坑为辅,有手感就更,没灵感就坑

空欢

章三.去岁相思见在身

后来欧阳少恭来天墉城的画面总入陵越的梦。梦里一片凛冽冷香,晕开于彻夜的辗转。

那日正是冬至,灵蝶落在他指尖,说有客来。

陵越早就等在长阶尽头,在云低垂之时。

雪凝在他的眉睫,也凉了他紧皱的眉头。

风号雪舞,天色沉郁,萧疏凄冷的满目空茫里,隐隐看见了一抹深色,像点在宣纸上的墨。

见他撑伞,杏衫裹着纤瘦的躯体,拾级而上。见他走近,经过他身边,伞底微微露出精巧的下巴,姣好的唇,最后一双不辨悲喜的眼,陨落了千万星辰,安静而沉寂的望向他。“久违,陵越掌教”。

嗓音温和,甫一出口就被风雪卷去,无迹可寻。

他将欧阳少恭细细打量,眉头又皱紧了些。这人,真是不爱惜身体,连自己尚且不顾及,无怪乎对那些无辜之人那般心狠手辣。

陵越回过神时欧阳少恭面上并无不耐,眉眼低敛,是十分好看的模样,陵越嗯了一声作为回应,心里微微一叹,这般姿容,倒也难怪屠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想到屠苏,陵越有些怅然。那日风晴雪抱着尚在襁褓之中的婴儿来到天墉城,听她解释才知原来这婴儿竟是屠苏,屠苏并没有散魂而是入了轮回,只是命悬一线,唯一能救他的,是与他互为半身的欧阳少恭,欧阳少恭,也没有死。

风雪便迷了陵越的眼。

欧阳少恭只在天墉城待了一夜,第二日雪后初霁,他便带着百里屠苏离开了。

陵越却很不放心,他怕欧阳少恭死性不改,仍在谋划着什么毁天灭地的计划,便时不时去监视欧阳少恭。

白日里天墉城中总有事务要他处理,便总是在晚上,开始时他不敢靠近,毕竟欧阳少恭灵力高深莫测,但如果欧阳少恭要对屠苏做什么事,纵是拼了命,他亦要护屠苏周全。

欧阳少恭夜里似是总是睡不着,而变成婴孩的屠苏夜里又太吵了些。陵越见他开始时还会躺床上小寐片刻,后来就干脆彻夜不眠了,却也不做别的事,只是在庭中或是屋里静坐。他的琴置在桌上,琴盒早已蒙灰,他那般爱琴,如今却似乎全然不在乎了。他像是在等什么,又像是什么都没有等。

后来他不再夜夜去监视,有时一月去看一次。

屠苏三岁时欧阳少恭才真正开始像个食人间烟火的凡人了,他也会困,也会生病,也会贪睡。陵越不知这是好还是不好,他隐约感觉到了什么又总无法捕捉一纵即逝的思绪。屠苏日渐长大,对应的是欧阳少恭日益虚弱,他为屠苏取药也变得力不从心,有几次甚至脸色苍白的昏迷过去,也只有这时陵越才敢现身,给欧阳少恭服下天墉城疗伤的灵药,用灵力细细梳理他紊乱的经脉。

他将那人抱在怀里时才感觉到他瘦的有多厉害。

后来他再也不像开始时那般小心翼翼,欧阳少恭,已经无法感知他了。陵越发现时,心头竟是酸涩不已。

屠苏九岁时变得十分任性,时常与欧阳少恭争吵,最激烈的那次,他对欧阳少恭说了许多伤人的话。陵越以为欧阳少恭会生气,却也没有,他在他眼里只看见了疲倦。


评论 ( 29 )
热度 ( 54 )

© 醒时三千荣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