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时三千荣枯

呃,不定期更新,开坑为主,填坑为辅,有手感就更,没灵感就坑

空欢

章二.人间相忘即江湖

    欧阳少恭存在在百里屠苏的全部记忆。自有记忆开始。

    他没有爹娘,也没有朋友,所有的生命,只容了一个欧阳少恭。

    他唤他先生,从还是软软糯糯的一小团开始。脚步不稳,摇摇晃晃,哭唧唧的向他的先生走去,要抱。先生便会放下手上的医书,弯身将他抱起,有时候走到半路就啪叽一声拍在了地上,先生也不嫌弃他身上脏,抱他起来轻轻拍着他的背,问他摔疼了没有。他在他怀里,小鼻子嗅着他身上好闻的草药气息,觉得很安心。

    先生走到哪他都要跟着,像个甩不掉的小尾巴。他说不出来,只是想时时刻刻的看着先生,有先生在,像是天塌下来了也没有关系。

    先生是个很寂寞的人啊,他知道了寂寞是什么意思时就这样想,或者其实并不知道,但就是这样觉得。

    似乎先生也只有自己一个,想到这里,他小小的心里又有些心疼,又有些雀跃。他想先生会一直一直陪着自己,因为先生只有自己,自己也不会离开先生。

    可是他病了,每天都要吃药。药不苦,只是味道很奇怪,他一点都不想吃药,但是先生说吃了药才能好起来,他会听先生的话,先生说的什么他都相信。

    吃药虽然痛苦,但是吃药的时候先生总会给他一些小吃食,有时是蜜饯,盛在绘了梅花的小碟子里,有时是点心,要走很远才能买到,但是他吃到的总是热的。

    他对先生了解多少呢?春日潮湿沐浴后先生湿着头发却细细的替他将头发擦干,夏夜酷暑先生一直给他扇着扇子直到自己睡过去,秋日多雨先生给他撑伞自己却被淋湿,冬夜严寒先生抱他在怀里任他冰凉的脚丫搭在自己腿上。先生对他那么好,可他好像,没法回报他什么。

    街上的小孩说先生是狐媚子,说先生长这么好看肯定是狐狸精,吸人阳气的,他气得和那几个小孩打成一团,弄散了先生给他束的发,撕破了先生给他买的衣裳,可是还是打不过,最后被一个小胖子踩在脚下,那几个小孩围着他,起哄让他叫先生狐狸精才肯放过他,他不肯,顶着一张青紫一片的脸紧紧抿着唇,却在见到先生的一瞬间落下泪来。那是他第一次看见先生生气,先生上前一把掀开踩在他身上的小胖子,将他抱起来,冷冷的开口“以后便莫要找在下要药了,在下的药予与你们,也是浪费。”

    回家的路上他以为先生会生他的气,却没有。先生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问他哪里疼,他这才抑制不住委屈的哭起来,抽抽噎噎的说“先生是最好最好的人,先生不是狐媚子,他们坏”。先生身体僵了一下,伸手抚抚他的头,没有说话。

    之后便搬离了原来的住所。似乎总是在搬家,在一个地方居住一两年后先生便会带他离开。

    于是他见过大漠荒烟,见过浩渺烟波,见过树木苍郁,见过沧海横流。有时先生会抚琴。先生的琴音很好听,只是他更多的是擦琴,只有到一些地方的时候他才会抚琴,衡山、榣山、还有琴川,还有一些地方。

    他听不懂,只是无端觉得悲伤,像是先生一个人在黑暗里跋涉了很久,很久。

    他想,先生是不是也在心里哭泣呢?他想摸摸先生的眼睛告诉他不要哭了,屠苏会一直陪着先生的,可是先生的眼里,哪有泪水呢?

    后来总有一个姑娘来找先生,似乎无论走到哪里,那个姑娘总能找来。

    她说她叫风晴雪。她告诉他她的名字的时候,泪水猛地落下来,砸在他的手背。    

    风晴雪并不常来,每次来总是很疲惫的模样,她也许很忙吧。她每次来会给先生带些东西,草药、医书,还有酒,总是有一坛酒。可是先生从来都不喝。

    他总奇怪风晴雪一个女孩子怎么总是给先生送酒,后来慢慢想到是另一个人。每次那人其实是与风晴雪一起来的,一个满脸胡渣,落拓的高个男人,但他从来不进门,甚至不出现在先生视线范围,但他知道,他是在看先生。

    那一日下起了鹅毛大雪,先生病着,连着几日都是昏昏沉沉的,便在屋子里睡着。他在院里堆雪人,想堆一个大的,一个小的,大的是先生,小的是自己。

    可是总是堆不好看,他气鼓鼓的坐在雪地里。

    于是第一次看见高个男人,奇怪,他像是在雪地里站了很久。肩上,头上都覆了厚厚的雪。

    “他还好吗?这几天,不怎么见他”高个男人声音艰涩,蹲下身帮他堆大的雪人。

    他抬眼看了下高个男人“我不认识你”

    “恩。”

    “你认识先生?”

    “恩”

    “还有,很多人认识先生吗?”

    高个男人点头又摇头。

    又是很久的沉默,高人男人一直待到帮他把雪人堆好。屋子里传来先生的声音,唤他回去。他应了声,再抬头已经看不见高个男人了。也就没机会问,既然那么想见先生,为什么不敢亲自去见呢?

    只是记住了男人的眼神,他望向那扇紧闭的窗,像望着一个遥不可及的易碎的梦。而那眼神,梦里的自己,也有。

    九岁生日开始,耳边总是有奇奇怪怪的声音,一直说着“欧阳少恭要害你,他对你好都是骗你的,他根本就不在乎你”

    他不信,他只相信先生。可是听多了,却怎么怕了呢?什么药要日日服用?为什么先生的样子,从来没有变过?还有那些奇怪的人,他们都知道先生,也认识自己,可他们认识的又不是自己,到底是为什么呢?他一次次去问先生,可是先生从来都不回答。终于是爆发了争吵,或者只是他单方面的泄愤。他拍掉先生的手,最喜欢吃的点心就落了一地。“我才不要吃你给的东西,你是坏人,你一直在骗我,你要害我!”他心里想的却是先生,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好不好。

    “今晚我还是会送药过来,你既然这么讨厌我,便乖乖喝了,早日好了,就早日离开吧。”

    他听见先生这样说,也听见江南的风从堂前吹过,江南的雨,原来这样的冷。

---------------------------------------------------------------------------


评论 ( 25 )
热度 ( 53 )

© 醒时三千荣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