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时三千荣枯

呃,不定期更新,开坑为主,填坑为辅,有手感就更,没灵感就坑

空欢

      章一.重来我亦为行人

    仍是江南,三月,暖风不过,湿气沾衣。

    细雨不知浅浅摹了墨色,白墙黛瓦隐在濛濛水光。

    婉转唱腔唱到才子佳人几生几世,那一世有苍凉的边塞,大漠黄沙,凄楚角声,不归的征人。

    黄昏时欧阳少恭撑伞路过垂杨岸。伞面绘着几丛翠竹,一只寒蝉。

    隔了浩渺烟波,望见江面上几叶扁舟,入了谁的诗篇。

    他伫立岸边,冰凉的雨丝冰凉了他的眼。伸出的手匀称修长像是美玉琢成,只是抹不去伤痕。

    前尘隔海,蓬莱路远,到底望不见了归期。

    当年蓬莱,他本该与巽芳同归于焚寂之火,忘川蒿里散尽荒魂。却不想还有醒来的一天,醒来时暮色微黧,杏花微雨。

    他后来得知是悭臾救下了他,也救下了百里屠苏。

    悭臾等了太漫长的光阴,失去自由的千年,他只记得一曲清音。但幸好一切还来得及,在归于虚无之前再见一面,当年允诺,乘奔御风,阅尽沧海桑田,万里河山。却竟是认错了,那沉静疏离,高华如长空孤月的友人被轮回屡次辜负,亦被他辜负。那日他载百里屠苏离开蓬莱,隐约却有悲切在心上漫开,他瞥见那浑身浴血之人绝望而空茫的双眼,却只是一瞥。而后因缘际会就此错开,他苦苦等候的千年,他辗转流离的千年,始于错了的琴音,终于错认的眉眼。得知缘由后已是太迟,他用最后的魂力救下百里屠苏与他,却来不及等他醒来,便阖上了双眼。

    醒来后欧阳少恭去了龙冢,以一曲榣山送他,琴声空灵仍如初见,隔了一道生死,他是他再也渡不去的彼岸。

    一曲弹罢他已没有了力气。他在意的,在意他的,终究都离他而去了,唯有他仍在人间淹留,戏文里的悲喜落幕后便改了结局,他在等落幕,却等不到落幕。可他早已经疲倦。直至风晴雪找到他。

    百里屠苏与他不同,他是醒来了,百里屠苏却是转世了。只是转世也没有改变他与他同样孤煞的命格,百里屠苏快死了,虽然他的这一世才刚开始。

    风晴雪哽咽着求他救救百里屠苏,她等着他拒绝,他却说好。他会救他,不计代价,也没有什么代价,是他付不起的了。

    去天墉城的时候风雪正急,他仍是单薄的杏衫,撑二十四根伞骨的油纸伞,携了一袖凛冽的冷香。远远看见长阶尽头立着一道颀长的身影,是陵越。

    他经过他,温声说句“久违,陵越掌教”。那人却面色不霁,目光冷冽的扫视他一遍,只恩了一声便引着他去了承天阁【并不知道是哪里……】。

    上一次见百里屠苏时百里屠苏两眼血红用焚寂刺穿了他的胸膛,这一次见百里屠苏时他仍是那般杀气腾腾,只是成了小包子,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一张白嫩的小脸硬生生憋得通红。一旁立着的风晴雪和芙蕖都是手足无措的模样,陵越快步上前抱起百里屠苏,这一下可更是糟糕,百里屠苏使劲挣脱他的怀抱,哭的更加大声。

    他微微一叹“交给在下吧。”陵越迟疑片刻,将百里屠苏交给他。

    百里屠苏一见到欧阳少恭竟不再哭泣,哼哼唧唧的往他怀里拱,小手紧紧拽着他的衣服,生怕他离开了。

    他低头看着怀里小小的一团,眼中没有过多情绪。“若是信得过在下,屠苏就暂由在下照顾吧,待他成年,在下会送他回天墉。”

    风晴雪面色不忍,只是偏开头去。陵越拧紧眉头“你若有什么不轨之心……”“那便杀了在下,可好?”他这样说着,眼中却平静无波,没有愤怒,也没有讽刺,只是清清淡淡的,像是留白的水墨。

    于是便带了百里屠苏离开。

    九年已过。

    等他收回目光,怀里的糕点已不再温热。

    回到居所,那小小的孩子还在赌气,他躬身将包着糕点的油纸包递给他,被他一把打开。“我才不要吃你给的东西,你是坏人,你一直在骗我,你要害我!”小孩气的浑身发抖,泪水不停地在眼眶中打转。

    欧阳少恭听了这话愣了一下,直起身来,终究是没什么好说的,离开房间前他微微侧头看着仍是一脸怒意的小孩“今晚我还是会送药过来,你既然这么讨厌我,便乖乖喝了,早日好了,也好早日离开。”

    雨声淅沥,江南的春,原来也可以冷的伤人。

------------------------------------------


评论 ( 14 )
热度 ( 57 )

© 醒时三千荣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