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时三千荣枯

呃,不定期更新,开坑为主,填坑为辅,有手感就更,没灵感就坑

两向【更新不定……】

·由死向生

蓝白的色调,他恢复意识,消毒水的味道没法驱散,萦绕在鼻端。

他仍处于久久的恍惚中无法回神,直到脑海里最后的声音也变得虚幻,梦与醒的交界,有微凉的叹,回转在空茫的迷雾里。

那个声音说“再见之时,沧海,化为桑田”。

梦里的他心里揪着疼,他该是一遍遍喊着谁的名字,如同泣血,然后醒来,泪水竟已打湿了枕头。

“应冬,你终于醒了!”有谁哭着伏在他胸口,他却眼神没有波动,没头没尾艰涩的说了一句“我去找他”

“你在说什么?应冬,你,你怎么了?”面容姣好,哭的梨花带雨的女子惊惶地看着他,有一瞬间,她看着他的眼睛,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他了。

于是他重复一遍,也不知是在向谁确认“我去找他”。

 

·由生向死

慕凡只有微微一笑的力气。他想,如果力气再大一点,就可以摸到床边的栀子了。那样纯粹的白,淡淡的香气甚至都飘到了他的梦里,可惜了,现在却只能看着,想象一下手指抚到叶片的触感。

他活不了多久了。谁都知道。

可是他们都强笑着对他说“快点好起来,你一直想去青海湖,等你好了,我们马上就去。”

而他的声音消失在栀子的香气里,“可我不会好起来了”。

于是在又一次沉睡之后醒来,他侧头,对着母亲带着泪痕的憔悴的脸,轻声说着“妈,我想去外面。”

“医生说你还不能出去,等……”“妈,让我去看看吧,这个世界这么好,我还有好多没看呢,让我去看看吧。”他打断母亲的话,然后看那美丽不再的妇人掩面哭泣。

他仔细的端详着她。恍然发现原来不觉间她竟苍老了那么多。在煎熬中徘徊的,从来都不止他一个人。

最开始他总怨恨的想,世界上人这么多,为什么偏偏死神就找上了他,要他终止一切的梦想与憧憬,被桎梏在蓝白的病房。而到了今天,他却从纠缠不清的怨愤中脱身,灵台清明,云淡风轻。

他像一株纤弱的植物,安静地等待宿命的潮水将他淹没,送至远方。只是终究有些不甘,他梦里的那片澄澈的湖水,还没能亲眼得见。所以在一切归于混沌之前,他想,他该出发了。

---------------------------------------------------------------------------

 【他说,再见之时,沧海,化为桑田】唔,忘了在哪个up主的视频里见了这句话,一直念念不忘到现在了~顺便附上青海湖的照片

评论
热度 ( 5 )

© 醒时三千荣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