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时三千荣枯

呃,不定期更新,开坑为主,填坑为辅,有手感就更,没灵感就坑

七月不远

                           七月不远

                                        七月不远
                                    性别的诞生不远
                            爱情不远————马鼻子下
                                           湖泊含盐

    四年前的新生晚会上陵越第一次听见这句海子的诗,当时不过是在心上浅浅的掠过,并没有让他留意更多,却不知怎么毕业前规划旅游路线时这一句总盘桓在脑中,梦里竟也总是梦见一望无际欲将灵魂溺死的深邃的蓝,静谧摇曳的彩色经幡,暮色苍茫从水面掠起的白色的鸟,于是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他在清单的最后添上了青海湖三个字。

    此行由南向北,跨越了大半个中国,颇有趣的听身边的方言变了又变,有的听得懂,有的,就听得一脸茫然了。

    在石林里闲逛,最终竟还是与那闻名遐迩的阿诗玛不期而遇,正是微雨,他没有打伞,仰头看着那沉默的石像,旁边依偎着的三角梅丝毫没有体会到她的哀戚,即使在雨中也展现着自己最娇艳的模样,大概是从未尝过爱情的悲伤吧,他想一切等待都会有结果。

    在南浔给一对穿着汉服的情侣拍了合照,身后是斑驳的石桥,苍绿的乌桕,青灰的瓦,乘船在翠色的水上轻晃,船夫唱着他听不懂的调子,却自有一种安详的意味。

    还是去了凤凰,他们都说凤凰再不是原来的模样,去了铁定是要失望的,他还是去了,凤凰之于他是一场梦。即使是要醒,也要自己亲自醒来。

    去了敦煌,漠漠黄沙中看鸣沙山与月牙泉相守,纵是天地清旷,总不至于太寂寞,只是不知这相守能延绵几时

    在西安兵马俑,总有莫名的熟悉感,心情烦闷便找了间酒吧坐了一晚上,面容姣好,妆容却成熟的女孩来搭讪,他只微笑表达自己的拒绝,看着女孩挫败的离开,他忽然忍不住想笑,想起了追过自己的芙蕖跟想追自己的女生传授经验“诶呀~师兄这个人,你看着温和,十分好追的样子,其实才不是呢,他呀要求可高啦,找不到那个人之前他才不会将就呢”

    毕业前的饭局上她笑说“虽然被师兄发了好人卡心里特别难受,不过看你单了四年又欣慰了好多,至少说明你现在遇上的这些人和我一样或者比我还不如呢”她想了想又嘟囔着“也不知道师兄你在等的到底是什么人,让你在她之前的人都看不入眼,她可真幸福啊”可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一颗心像是结了冰,没有为谁鲜活过,他不知道他在等谁,也不知道那个人会不会出现,或许,孤独终老?在西安的酒吧,他又喝了一杯酒后这样想着。

    最终到青海湖。

                                    因此青海湖不远
                                    湖畔一捆捆蜂箱
                                    使我显得凄凄迷人
                                      青草开满鲜花。

    拼的车,除了他还有十几个人,多是和他差不多大的,有几个也是来这毕业旅行的,听他们讲旅途中的趣事,漫长的旅途也就不算无聊。

    沿途目光所及是无尽的草原和缀在上面的点点牛羊,遥遥可见巍峨庄严的雪山。车上不知何时放起一首叫《玛尼情歌》的歌,他其实十分不喜欢听这样的歌,但来这里以后竟也觉得听得挺顺耳的。

    “玛尼石的传说有着你给的承诺

        让我在轮回中愿为了你漂泊”

    远远见一条色彩斑斓的带子横亘在草原与天穹之间,蓝色为主,亦有赤红、土黄的色彩,并不时变换着色彩。他正疑惑是什么东西时耳边传来一声兴奋的欢呼“这就是青海湖!”

    一时心中竟有些茫然,这就是青海湖吗?

    “我们离湖不远了是吗?”他忍不住问。

    前座的中年人回过头来笑着说“还远着呢,小伙子,睡一觉吧”

    他却不想错过任何一眼,望着窗外出神,耳边仍放着那首歌。

    “锅庄摇曳篝火,你是我的佛”

    “到了,大家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下车吧,今天的天气可真给面子,你们可以好好玩一把”司机笑着把车门打开.

    高原清冽的空气灌入胸腔,陵越几乎是头脑空白的下了车,环顾着和他的梦境重叠的画面。

    没有边际的湛蓝的湖水,清旷辽远的天穹,洁白若雪的云,如缎似锦的花海,这是青海湖。

    仓央嘉措背影消失的地方,海子的诗,他的梦里面的青海湖。

    直到晚上他还没有回过神来,坐在帐篷里来回翻看白天拍的照片,洁白的牦牛,鲜嫩的水草,湖底圆润的石头,随风翻飞的经幡,经筒,慈眉善目的西王母。

    “小伙子,外面篝火晚会,出来热闹热闹吧”帐篷帘子被掀开,一个憨厚的声音笑着说道。

    “好的,我这就来”陵越拿起相机走出帐篷,倒是确实十分热闹,这里的帐篷围成一个圈,中间燃起篝火,高原的夜晚极为寒冷,熊熊火焰驱散了不少寒意。

    这些来自各地的旅客脸上都是带着笑的,他们互为陌生人,今日过后也不会再有交集,只是今晚星河高悬,篝火摇曳,陌生的心便连接在一起,手拉着手,虽然也不会什么舞步,跟着大家的步子总不会错,欢笑声便在这方世界散逸开来。

    陵越没有加入到其中,只是笑着一次次按下快门。

    “外面真是热闹,少恭应该去看看”。他身后的帐篷传来这样一句话,不知怎么传入了他的耳中,明明欢歌笑语已让他应接不暇。

    陵越停下了动作,便听一道柔和清润的声音徐徐响起。“我却不喜欢热闹,千觞怎么忘了?”这声音全然陌生,却像一颗石子,投入到他的心湖之中,而后湖光潋滟,开出朵朵繁花。

    “嗨,出来玩不就图个热闹嘛!你实在不喜欢也行,咱们可以走远些去看银河”那边沉默片刻没有答应,陵越心中有些失望,可他自己也说不上来这失望是因何而来。

    帘子被掀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高大落拓的男子,他想是那个叫千觞的人,那人撑着帘子叮嘱“你穿那件厚的外套,省的又感冒了”

    帐篷里传来那磁柔动听的声音“千觞现在倒是和桐姨一样了”

    先于他的是人群里传出的歌声,他们竟唱起了陵越在车上听得那首《玛尼情歌》,正唱到那句“三生缘定因果,我等你来娶我”

    而后那有着动听嗓音的人完完全全进入陵越眼中,眼眸犹带着笑意的看向陵越,轻笑着重复着歌词“三生缘定因果,我等你来娶我”

    “师兄,总感觉你在等一个人呢。那个人的出现告诉你她之前的所有人啊,都是为了她出现而做的铺垫,你会等到那个人吗?”

       我想,我等到了那个人。

      七月不远,青海湖不远,爱情不远,湖泊含盐。

   “你好,我叫陵越”

   “欧阳少恭”

----------------------------------------END-------------------------------

啊~了却对青海湖的执念,这是第三次提到青海湖 ,前面两个都没写完啊哈哈哈。


里面提到的诗是海子的《七月不远》----给青海湖, 请熄灭我的爱情

歌是《玛尼情歌》啊哈哈哈,可以听一下嘛,觉得歌词写得蛮带感啊哈哈哈


以为考完试能堆很多的粮,结果还是要自割腿肉,哇的哭出声来。

想想最好的状态应该是一两个脑洞,然后慢慢写下去,不是现在一堆脑洞,但是又不完整,每天都不知道写哪个


评论 ( 14 )
热度 ( 26 )

© 醒时三千荣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