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时三千荣枯

呃,不定期更新,开坑为主,填坑为辅,有手感就更,没灵感就坑

共生·楚殇

章二

“朱明承夜习时不可以淹,皋兰被径兮斯路渐。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目极千里兮伤春心。魂兮归来哀江南”

    俊美如神祗的青年望着很远的地方,夏木与他并肩站着,将熙攘的人群,不息的车流收入眼底。两人在博物馆的顶楼,这里是个露天花园,视野开阔,装饰的也很悦目,是个十分适合约会的场所,今天却只有他和这青年两人,在随青年上来时他知道了青年的名字,郑吉,狐族。


    耳边响起低低的吟诵,夏木侧头见他眼睫低垂,藏了无尽的怅然。

    “今天想请你听我讲一个故...

2017-07-01

空欢·片羽

                                            朱砂


    他眉心有一点...

2017-07-01

七月不远

                           七月不远

                      ...

2017-07-01

山雨【某一章】

    雨打旧屋檐,他从纷繁的雨声中听出一种熟悉。怀中的人还没醒,身体仍是冰凉,眉头皱起,像是瑟缩在一个寒冷的梦中。

    丁隐听着雨声,动作极轻的抚着他头顶。“这些话我总不敢在你醒着的时候对你说,很懦弱是吧?可我怕一旦说出来你就不见了,我就会失去你了。”他眼帘低垂“我总感觉你对我是极重要的,可这感觉没有来由……你不问我来路,也不问我归途,只是等着我,我是谁,你又是谁呢?”

    他看不见一滴泪划过他的眼角,没入鬓发,无迹可寻。...


2017-06-30

春以为期【完结篇】

第三章

    陵越仍是去赴春日之约。一如每年如期到来的花期,他总遇上那叫方宝玉的小少年。这些年风风雨雨,世事纷乱,坚忍一点点遮盖了他的不谙世事,仍是那青竹一般挺拔清润的模样,眼神却不再天真,那本是用来握笔的手磨出茧,佩的剑不再是为了强装成熟的装饰。

    燕尾剪了灰蓝的天,见他时,粉白的杏花纷纷扬扬坠下,花雨中,谁舞剑翩然,轻灵若蝶,衣袂翻飞,恍若谪仙。

    他横剑于胸前,几点娇艳的粉柔了剑的凛然清寒,嘴角含笑,手腕轻轻抖动,眼神温柔的注视着那几片花瓣徐徐飘落,...

2017-06-27

薄凉(林默x战锋)

    后来想起他,千遍万遍的,总是第一次见他,真正的他,不是单薄的相片,不是哀怨的字眼,是他。

    喧嚣的楼道变得安静,推搡打闹的同学也猛地噤声,一切凝滞,一切定格,只有那人不疾不徐的走来,每一步都走在他心尖上,让他甚至微微发颤,安静被击裂,像是白纸泼上浓重的墨色,那些声音疯狂涌入他的耳朵。

    “那个人是谁啊?长得比明星还好看啊!”

    “他是来开家长会的吗?天呐,要是他是来给我开家长会的我可得晕过去。”...


2017-06-24

东安【短,独白?向】

    东安,念着你的名字的时候,你在很远的地方,上一张明信片从西藏寄来,是三个月前的事了。

    我把你走过的地方也一个个走过,是不是会像歌里唱的那样,可以离你近一点?

    念你的名字呀,想想如果是冬字,在舌尖绽开,总会觉得有些寒冷,哪怕后面缀了一个安,也不大能弥补长夜里的凛冽,所以是东字,然后感觉暖暖的太阳轻巧的落在眼皮上,然后像是看见你笑的模样。

    东安,东安,你是我最细腻的温柔,总要到山水走遍之后,觅而不得,才...

2017-06-23

缠枝【骨科小短篇】

    八,即为相背,所求不得,焚心蚀骨。她这一生,岂不正应了这个八字?

    楚王绝食八日。

    年轻的君王还没有学会给自己戴上层层假面来掩饰自己的情绪,所以当他出现在她面前时脸上的阴郁和挫败还未消散,也尚未明白他所不能掌握的事还有太多太多,比如一个人的命。

    “想来母后的话舅父应该是愿意听的,还请母后前去劝说一二”

    涟漪散去,杯中映出的脸实在美艳绝伦,三分娇美七分冷...

2017-06-23

于是又是暂别

   突然意识到自己是要考六级的人啊,好几门挺难的专业课考试也来了,而且,,最近一个月一直处于咸鱼状态,感觉好久没努力了乔振宇美色误我,而且成天刷手机刷微博的感觉太糟糕了,基本上每天刷六个小时+,但是并没有得到什么除了八卦,视力也下降的好厉害噢,所以,,,又要暂别了,我得找回高考那种状态下的我,大学阶段是更该努力学习的阶段啊,,,

继续立flag    每天六点起背英语,十一点半准时睡,看书也不刷手机,六级600+,

假期回归填坑    1.春以为期...


2017-05-26
1 / 6

© 醒时三千荣枯 | Powered by LOFTER